YY小说 > 仙侠修真 > 酒剑四方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白衣一指雀

第七百九十四章 白衣一指雀

和尚从来没想过,救自个儿一条性命的乃是位如此年轻的施主,如是无这施主好心将自己双手裹好,只怕在荒无人烟此地坐倒过一日,全身血水就要流得干涸,再无生路可寻。

而这位白衣施主浑身行头并无多少特别处,既比不得京城里穿贵裘饮美酒的大公子,也比不得那些位左右悬囊挂玉的讲究大员,反而一身白衣潦草,且惹灰尘未掸,惹得和尚总想着伸手替这位很有些随性的年少公子拍去灰尘,怎么都能打量着体面数分,奈何想起这施主乃是救命恩人,于情于理都难随意,故而迟迟没动手。在这时辰里的京城依旧寒凉,狂风稍止而雪花不甘屈居风后,恰如道人祭风过后步虚而来,踏步连番,使一座京城尽染寒霜,犹未见止,茅屋里头四处通风漏雪,偏要强说夏时凉,冬日可就是相当难挨,即是平素相当木讷的和尚瞧见屋外大雪屋中小雪,亦是相当窘迫挠挠光秃脑门,戒疤周遭色泽都一时快赶上白衣施主手腕处的红绳赤红。

而端坐在茅屋中独椅处的白衣公子没半点嫌弃,手提枚使丝绦系住脖颈的青皮葫芦,不住朝口中倒酒,从和尚醒转过后连饮数十口,但葫芦摇晃时仍是满当,见和尚很是手足无措,还相当大方把葫芦递到后者跟前,撺掇饮上几口权当暖暖身子。

“施主好意心领,佛门中人不得饮荤酒,乃是规矩,真要是触犯戒律,要挨师父的藤‏‎‏‎‏​‎‏‎​‏‏‎‎‏‏条打手。”和尚瞧见眼前葫芦浑身朝后缩去,不住摆手推脱,如是瞧见虎狼猛兽,往常木讷面皮都略微露出些惧色来。

“我在京城里听人说,这山寺已有很多年不见人,只剩师父这么位守寺弟子在此,没成想住持方丈也在此,闲来无事可否引见?”白衣公子饮过足足几十口酒,换酒量不济者多半已醉过三五回,而在和尚看来这施主压根不添零星醉相,反而随酒水愈饮愈多面色竟清冷意越浓,此时挑眉眼见茅屋细雪,才难得有两分笑意。

但这问话和尚很久都没想好要如何回话,到头眉眼低垂,合掌叹气。

“此山寺是清净地所立,相当得我心意,城中事毕随意走动,才愿来这山寺看看,说到底听过许多人间与江湖传闻,譬如修禅人佛口蛇心,大腹便便,寺内外田产地宅尽归佛寺之中,搜刮商户百姓脂膏填腹,金身塑像无事时高坐佛堂,战乱起时则是千金藏身闭门不出,说什么脱身世外不便插手天下事,遇大灾年开门放粮善举愈发罕有,怎么看来都觉得小家子气。”白衣公子说罢此话,还要特地顿住片刻,抬眼端详两眼盘坐在破旧床榻处的和尚,见后者微微蹙眉很快舒展开来,才饮两口酒水继续道,“再细想来其实亦不例外,山上宗门之人,学翻手雨云滚覆手山河震的神通本事,而今时有凭己身修为代苍生谋福的却罕有,大多有蝇犬举动算计旁人,谋己身修为福分,乃至不少有诸般残杀手无寸铁之人,抢取山水大妖肝胆心肠化为药引,我自也不例外,不愿插手的事却在计较得失过后踏入其中,自视清高光风仍未免俗。”

“所以佛门初生时不见得其法有缺,再不济亦在大多世人见来多半可取,修行路行长者有搬山填海移云唤风的本领神通,同样是好事一桩,差别就在于如何使唤,本无对错,用起来也自然不能说出个对错,总不能迂腐至极事事都脱身红尘物外看,而需落在人人两字中,言人言己就格外清楚分明。”

和尚不懂多少佛法,从山寺还未凋敝至今师父尚在时,和尚就不是个灵光聪慧的和尚,既比不得众位师兄擅与香客攀谈说法,也比不得师弟开悟甚早佛法精妙,哪怕是到如今来,和尚都觉得自个儿兴许不该是佛门徒众,听闻眼前这白衣施主一番话倒也有可取处,但总觉得过于愤世嫉俗,又生怕说话时步步皆错,坏了这位言语举动莫名其妙的恩公兴致,于是这番话在腹里胸口滚了八九回,直到自认摘干净腐叶蛛网,才晃悠着步态虚浮的身子从那方看不出好坏木制的旧桌案处取来纸笔,写写描描。

这位枯坐山寺守了多年春秋变改的和尚说,不知施主见过多少人间疾苦,自己当年随师父外出,见过足有绵延数千里的流民,也见过商队数百人手尽遭贼寇斩杀,头颅悬在营寨外一步两枚,竟仍未有穷尽,只得沿山路从山巅营寨一路插到木桩上,才堪堪将这几百颗头颅数完,贼寨里大夫人心善觉得造孽过深,出言将师徒两人放去,光是诵经超度就花费了足足十几日功夫。听说那位大夫人是寻常人家姑娘,遭贼人掳掠上山被逼无奈做了大当家的夫人,等到师徒两人下山时,那位穿金带银的大夫人在山巅挥手有一炷香光景,迟迟不愿离去。说来也不怕公子取笑,那时真想着自己乃是个冠绝人世的修行人,最好能一掌掀翻整座山头,替这些位苦命人开个道场超度,使身首合一,总要干干净净入重泉最好。

所以总要想,文人志士多阴险狡诈,凭数首矫揉造作悲天悯人诗文,惺惺作态言说人间苦难多,为的却是令自身讨取名声,真到自个儿站到朝堂的时候却并不见得能有甚功业,譬如古时言说观耕百姓有感赋诗的大文人,做官过后贪奢骄纵,所以再瞧有颂民间疾苦言行不一的文人,反而觉得最是阴险狡诈。人有私心私念,谁人不盼生在人间过得更好,自己守寺多年,时常亦会做场浮华绮丽空梦,最差亦需将这茅庐换为处富贵大宅,重修山寺,虽醒时总要诵经解去贪念,可总觉无错。

“施主所言无非言说眼下人间人人为己,难以脱身,可实则方外之人亦是如此,既身在俗中何来免俗之说,往往见过天地终生之后,还要归结到己身己心上,凭此看来施主已是迈出一步,甚是可喜,但往往因‏‎‏‎‏​‎‏‎​‏‏‎‎‏‏己不由心,或周遭之人不合心意,觉出值此大世礼崩乐毁人人皆为门户私事过活,徒添无可奈何。”

“难有人左右大世,况且如若自身走到高处,亦往往为困锁束缚住少时心气志向,譬如总要说修行中人能一瞬千里,神通万千呼风引雨,但亦有所桎梏,摘星抱月实是虚言,心若无依无定,凡事做起束手束脚,怎可有所谓自在。”

云仲不曾想到这位看似木讷,瞧来又无甚高深佛法的僧人能有此言,相当不解,端起葫芦仰头灌将过去。

“如何解?”

和尚老老实实摇头,“不晓得,大概唯有将自己的事做好,尽力秉持本来念头,亦可找寻出回转兜圈的曲径,既随波逐流,亦不必随波逐流,能得自在就得自在,能言说自话便言说自话,顾及要顾及之事即可。毕竟旁人如何苦苦相劝,也不可在腰间再生两条腿替公子行路不是?”

破损到已瞧不出本来模样的山寺外,风定雪走,雪落风骤,云仲摇摇晃晃走出茅屋,朝一直静候在损毁官道两侧的几人招招手。

“卫兄总说要入京城,需事事考虑周全,想来这官道遭人断去亦需重修,顺手连这座山寺一并重建亦不算难事,顺带在这茅庐外另起座屋舍,不需华贵考究,遮风挡雨不在话下即可。”

几人面面相觑皆露难色,不过出京城前卫西武就已嘱咐过,凡这位云少侠所言,除摘星抱月这等力不能及的诸事,哪怕这位爷要将京城内外青楼搬空,照旧得咬牙散财,总归是有这么位以一敌二诛杀魁门中人与尚方温的狠主儿,去到落风台所受好处亦是数一数二,要连些银钱都舍不得,断然要失却这位高手里的高手,于是几人只好点头,本就是敛财本事相当高明,略微算算所需银钱,尚不必忍痛。

卫西武从来都觉得自个儿极穷,腹中既无文墨,也无甚文韬武略,浑身上下穷得叮当作响,只剩银钱,若是银钱都不舍得多花些,怎么都不算礼数到家。

铅云锁城,大片胜过柳絮的雪片砸落衣衫有微浅响声,沾衣不化落地不融,才出茅庐数步,山寺清冷景致尽显,一瞥郁气顿生,稀疏景物荒芜荒唐,残墙乱瓦碎金黄泥,霎时腾空而来,压到浑身。

白衣染尘的云仲仰头闭目许久,却总觉周遭景物犹如峰峦压覆而来,往来反复挤得胸膛生痛,诸如南公山中人,幼时故里,大元飞雪与胭脂黑獍,连同蛇兰与老汉身形一并遮眼,踉跄几步险些跌跤,好在红绳无端腾起撑住身形,有赤龙头从红绳中钻出,面露揶揄不屑,但还是抵住云仲身形,不情愿将脑袋伸到后者手旁。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京城五尺境一战,也许在那两位从始到终亦未曾扭转胜负的四境看来,的确道行不如旁人,实则云仲付出的代价极大,之所以迟迟未见颓势,是出于借赤龙一口精气神撑住的缘故,才能强撑到此时风云系数落定的时辰。世上常有天理循环,又何曾有过几桩不带钱囊独上青楼全身而退的妙事,仅此一场从头到尾不费周章的斗法,尾火虎近乎倾力而出,毕竟眼下的赤龙虽有其形,然而平日疏于攒下山水意气,故而落下甚大的亏空,连同云仲周身上下本就不甚富余的二境内气也一柄抽得山穷水尽,再想破境,脚步又需放缓许久,赤龙也需歇上良久,往后几月,怕是要当个寻常人。

“倘如摔了拿你是问。”

云仲喃喃道,随后将面皮埋进朱红鬃毛当中,半晌也未动,像是卸去浑身绷紧的力道,从人间抽身离去。

不远处的和尚透过破洞连片的窗纸望过去,突然觉得这位行事很是莫名其妙的公子,很像山寺许久之前养过的一只麻雀,分明累得连双翅都抬不起一指高,却还是很执拗朝山寺外而去。

该说是可气可怜,还是可叹可敬?

‏‎‏‎‏​‎‏‎​‏‏‎‎‏‏

酒剑四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酒剑四方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