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军史穿越 > 锦衣长安 > 第六百二十三回 逃

第六百二十三回 逃

孟岁隔并不相信这话,不置可否的淡淡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张姑娘去摇金铃。”

张娣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赶忙在窗下晃了晃金铃。

铃声清脆叮咚,并不十分响亮,站在外头数步之遥便会听不清楚了。

不过片刻功夫,竹林里一阵窸窣,一个身穿赭色短褐的男子如同一阵疾风般蹿到窗下,目光如炬的死死盯着屋里。

“出了什么事?”男子的声音不大,也很温和,但却有隐隐的威慑力流露而出,让人根本无法与其直视。

张娣从没在府里见过这个人,突然一见便吃了一惊,但这些日子她见到的陌生人已经很多了,连那个总管阿庸都是个生人。

心里更多的还是惊诧这个人来的怎么这么快!

她神情怯懦,可怜兮兮的低语:“这,这个人,快,快死了,我害怕,能不能,能不能放我出去?”

男子看了张娣一眼,声音温和如昔,可态度却冷漠如冰:“不能。”

张娣“啊”了一‎​​‎​‏‎‏​‎‏​‏‏‏声,唇角嗫嚅,哽得说不出话来,两只眼睛红通通的,泫然欲泣。

那男子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嫌弃的直皱眉,一句话也没说,不耐烦的转身走了。

张娣对着那男子的背影“诶”了一声,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的没影儿了,她脸上的萧索神情倏然一收,看着不远处窸窣摇曳的竹林低声问道:“怎么样?”

“三息。”孟岁隔闭着双眼,淡淡道。

“这么快!”张娣捂着嘴惊呼一声:“他可是从那边竹林里出来的,我从那走过来的时候,足足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啊。”

孟岁隔淡淡的瞥了张娣一眼,声音压得低微:“那人轻身功夫极好,呼吸绵长,下盘稳定,是个高手。而且,”他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他的听力十分的敏锐,在竹林里或许也能听到这里的动静。”

张娣打了个激灵,难以置信的低语:“不会吧,狗都没他耳朵灵。”

在这等险境之中,孟岁隔丝毫笑不出来,心头一片沉重。

他动了动手指,察觉到软筋散的效力已经在慢慢的消减了,他暗自算了算时辰,单手一层层揭开泡透了血的白棉布:“把外敷的药膏拿给我。”

张娣赶忙把圆钵打开递过去,伸手在钵里挑了一指头,但一看孟岁隔手上的伤,她顿时有中无处下手的感觉。

一道狰狞的伤口横在孟岁隔的手腕上,伤口没有得到妥善的医治,并没有愈合的迹象。

发白的腐肉面目狰狞的翻开着,露出血肉深处白森森的骨头。

张娣看的不寒而栗,倒抽一口冷气:“这,这伤几天了,怎么这么严重?”

孟岁隔忍痛低声道:“要想痊愈,须得将腐肉挖去,重新上药包扎,但现在,”他手上别说刀剑了,就连瓷片都没有半枚,每日送进来的饭菜都是用笼屉装的。

他顿了顿,从张娣手上接过圆钵,挖了一大块药膏出来,咬紧了牙关往伤口上抹去。

药膏和伤口方一碰上,蚀骨般的疼痛便席卷而来。

他把牙关咬的咯吱乱响,脑门上出了一层薄汗,双眼转瞬就变得猩红一片了。

张娣把头撇开,简直不忍直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孟岁隔颤抖的呼吸慢慢平息下来,她才转过头,看到孟岁隔已经缠好了白棉布,正用牙咬着布头打结。

她赶忙过去帮忙,眼风瞥见孟岁隔满脑门的冷汗,额角的青筋爆裂,心里的敬佩之情顿时犹如滚滚江水滔滔不绝。

这人可真能忍啊,都疼成这样了,愣是一声没吭。

她嘴角微抽,内卫司的人果然都没人性。

“孟大人,你是右手执剑的吧?”张娣小心翼翼的问,她没有想到孟岁隔伤的这样重,看到他手上的伤,顿时明白了起初他为何不肯带着她一起逃了。

他自身都难保,又怎么会愿意带一个累赘。

孟岁隔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强压下满心的酸涩,淡然而平静道:“不妨事,你准备准备,今夜就走。”

“啊,”张娣捂住了嘴,把错愕的叫声死死捂住,‎​​‎​‏‎‏​‎‏​‏‏‏声音从嗓子眼里往外挤:“你,你打得过他吗?不再多养几天了?”

“不了,”孟岁隔摇头:“拖久了怕夜长梦多。”他动了动左手,酸软无力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那药膏里显然是没有掺软筋散的,可以放心用。

他的右手虽然暂时是废了,但左手尚且可以一战,只是硬碰硬是不行了,要剑走偏锋,出其不意了。

况且他现在被关在这里,他相信竹林里绝对并非只隐藏了刚刚那一个人。

必定还会有其他人。

只要他们从竹林经过,必然会惊动里面的人。

之前他是不知道自己置身于何处,才不敢贸然行动,现在他知道了,逃脱一事便有了方向。

他思忖片刻,问张娣:“这里是在汉王府的哪个方位?”

张娣不假思索道:“是东北角。”

孟岁隔眯了眯眼,汉王府的西北角,外头正是延政门外的甬道。

他倏然睁开双眼,汉王府纵然墙高院深,他一个身负重伤之人想要翻墙出去的确不那么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

宵小之徒是万万不敢在延政门的守卫眼皮子底下作乱的。

他们翻墙出去,惊动了延政门的守卫,这王府里的宵小之徒心虚之下,怕是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追踪捉拿!

想清楚了这些,孟岁隔稳住了心神,开始思量离开这里之后,要怎样摆脱追捕,顺利出城。

内卫司是肯定不能再回去的,他要去玉华山!

天色向晚,暮食送进来后,二人风卷残云一般将本就不多的饭菜吃了个精光。

二人是打算吃到撑的,可这点饭食全吃光也只吃了个半饱而已。

用完了饭,二人既有默契的闭目养神,等天黑。

两个人都并不平静。

张娣到底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面上装的再沉稳,心里还是咚咚咚的直打鼓。

一时怕孟岁隔半道上把她扔下了。

一时又怕自己太笨跑不出去。

孟岁隔也同样心事重重。

他身上有伤,自己逃脱尚且艰难,带着个累赘就更加前途未卜了。

他无法保证一定会将张娣带出去,顶多能保证危急关头不会把她扔出去当靶子。

深夜里,烛火停了一大半,惨淡的月色下,偌大的府邸黑沉沉的,四处寂然无声。

风吹过竹林,扑簌簌的一阵轻响,惊起林间的宿鸟嘶哑叫嚣着冲天而去。

窗棂虽然破败了,但是并不足以令人钻出去。

若是破窗,又怕惊动竹林中的人。

张娣用手比了比窗上的破洞,又搁在自己的腰间比了比,望着破窗兴叹:“孟大人,这么小个洞,你确定你能钻出去吗?”

孟岁隔摇头:“我们走门。”

“......”张娣愣住了。

孟岁隔扒开稻草堆,从里头摸出一根又细又长的竹篾子,从窗口递出去,借着晦暗的月色,谨慎而精准的捅进锁眼中。

“这,你从哪弄的?”张娣错愕不已。

孟岁隔屏息静气,单手捏着竹篾子在锁眼里拨弄,头也不回的低语:“从笼屉上剥下来的。”

张娣连连咋舌,虽然感叹孟岁隔的水墨忍耐的功夫,却更怀疑这么细软又有弹性的一根竹篾子,是不是真的能捅开锁眼。

她这份怀疑刚刚冒出了个头,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啪嗒”声。

“好了。”孟岁隔如释重负,走到门后,将竹篾子从门缝塞出去,轻手轻脚的拨弄锁头。

他的力气用的十分巧妙自如,锁头松开了一半的锁扣,刚好挂在另一半的锁扣上,并没有掉在地上,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自然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孟岁隔推开门,探头探脑的向外望了片刻,闪身而出,朝张娣招了招手。

张娣也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孟岁隔转身将锁头重新挂好,但是只是摆了个样子,并没有真正锁上。

重新锁上会发出不小的声响,有可能会惊动竹林里那些草木皆兵的人。

他不敢冒半点未知的风险。

二人轻手轻脚的绕到屋后。

孟岁隔是练家子,走路没有半点声响,可张娣却没这么容易了。

她缩肩塌摇,像做贼一样跟在孟岁隔的身后,可走过沾了夜路的潮湿的青石板,她还是难以控制的发出轻微的窸窣声。

这点声音在白日里听来不算什么,可在寂寂无声的深夜里,却如同惊雷。

孟岁隔头也不回的低语:“低声些。”

张娣脚步一顿,原本便惴惴不安的心更加慌乱不堪了,都走成了同手同脚,声音却没有减小多少。

孟岁隔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闷头朝后墙走去。

幸而那两间倒座房里后墙并不远,二人只走了半柱香的功夫,便看到了高耸在黑夜里的院墙。

王府的院墙自然比寻常百姓家的要高,墙壁上抹的光滑,根本无处着力攀爬。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而高高的墙头上布满了尖利的铁蒺藜,血肉之躯撞上去,活人变刺猬。

锦衣长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锦衣长安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