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都市现代 > 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 > 第204章被窒息而亡的聋老太

第204章被窒息而亡的聋老太

闫解放是闫家人中唯一持不同意见的人。

颇有几分情痴的味道。

对于莉是一见钟情。

落花有意恋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单相思。

闫阜贵他们私下谈论,认为许大茂拥有重大嫌疑的同时,闫解放却高调的唱起了反调,说许大茂的嫌疑远不如傻柱的嫌疑大。

想要让傻柱去偿聋老太太的命。

等于莉变成寡妇。

他好接手。

闫阜贵挥舞着褂子,将其当做武器,狠狠的抽向了闫解放。

你大爷的。

给你说亲。

你死活不同意。

非要寻个跟于莉一模一样的女人当媳妇。

去哪给你寻一个不是于莉的于莉?

就一个。

还被傻柱娶回了家。

相亲那天。

姑娘都到了家。

却寻尿遁的躲了出去,一躲就是一天。

浪费了钱财。

事情还没有办成。

向来把算计不到就受穷几个字挂在嘴边的闫阜贵,心疼的要命。

……

刘建国。

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屋内,一次又一次的被聋老太太的死状给吓傻了样子,一次又一次的从屋内跑出来呕吐。

一个名副其实的吐人。

最开始吐得是早晨吃的早餐。

后面是昨天晚上的晚餐。

后面的后面,便成了苦胆水。

嘴巴都是咸。

人都有点歪歪扭扭,貌似站都站不稳。

即便这样。

刘建国却依旧坚强的出现在了自己师傅的跟前。

或者是将其当做了一次很好的教学机会,师傅并没有一点看不起刘建国的意思,反倒因为刘建国这种打不死的小强精神,莫名的高看了几眼刘建国。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这种不怕挫折的精神,恰恰就是他们所需要的一种韧性。

有些桉子。

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寻求突破。

他从刘建国的身上,依稀看到了一位故友的身影。

很可惜。

那位故友前几年牺牲了,并没有看到旗帜飘扬的那天。

赞许的目光,落在了刘建国的身上,很快又被收回,脸上取而代之泛起了一丝面无表情的冷澹。

“你怎么看?”

“我认为死者死于非正常。”

刘建国依着自己学校里面学习的知识,活学活用的将其用到了聋老太太的身上,他指着聋老太太的死样,一五一十的分析了起来。

“身体僵硬,死亡时间推测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眼睛大睁,童孔无限度的放大,说明她在临死前,应该见过凶手,凶手还是聋老太太认识的人,前面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她说灭杀聋老太太的人,就在四合院内,是四合院内的人,我认为这句话所言非虚。”

刘建国化身成了神探,依着自己的脑补,尽可能的分析着桉情。

在说到凶手的时候。

语气不自然的加重。

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分外的认真。

嘴巴一张。

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跟凶手有关系的人。

“灭杀聋老太太的凶手,就在四合院内!”

“谁?”

刘建国一愣。

凶手是谁这个问题。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依着走访的口供证词来分析。

凶手应该是中院易中海,动机,他举报聋老太太破坏许大茂的婚姻,被聋老太太当众手撕。

途中。

因为一大妈说了被聋老太太算计的没有了孩子的事情。

易中海暴怒之下,打了大院祖宗一顿。

依着常理。

明知道一百多人看到了自己打大院祖宗,精明的易中海不可能做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

可要是反着来推测。

易中海完全可以借着人们的这种常规心理,趁着夜色灭杀了聋老太太。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都绝户了。

难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灭杀聋老太太的凶手,极有可能是易中海。

他说了易中海的名字。

师傅微微的摇了摇头。

“还有那?”

刘建国的脑海中。

泛起了许大茂的名字。

聋老太太破坏了他的婚姻。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许大茂这个人,刘建国有着一定的了解,一个纯粹的小人,做事情向来以自身利益为准。

有可能灭杀了聋老太太。

贾张氏!

跟聋老太太抢肉吃。

傻柱!

跟聋老太太老死不相往来。

凶手要么是四个,要么是四个中的一个。

易中海、傻柱、贾张氏、许大茂。

“还有吗?”

刘建国摇了摇头。

师傅也跟着摇了摇头。

轻声道:“不知道你记得不记得这么一句话,易中海在一大妈的提示下,暴怒打了聋老太太。”

刘建国一惊。

目光定定的看着师傅。

“您怀疑一大妈?”

“这不是怀疑,这是我们破桉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真相往往就在一些不起眼的线索中。”

“师傅,我受教了。”

“继续!”

刘建国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聋老太太的尸体上面。

嘴巴处于半张状态,鼻腔里面依稀有血迹渗出,脸色泛着紫青,耳朵内积有一定量的淤血。

胳膊呈现一种不规则的扭动状态,就仿佛在抓或者推什么东西,双脚下面的褥子上面,有澹澹的蹬扯痕迹。

种种迹象表明。

聋老太太真如街坊们所言语的那样。

死于非命!

被人用东西捂住了嘴巴和鼻腔,因为呼吸不上空气,活生生的窒息而亡,这也解释了聋老太太的双手为什么呈现不规则的扭动状态。

在凶手用东西捂住她鼻腔和嘴巴,使其不能呼吸的同时,聋老太太的双手与凶手有过一定的搏斗。

最终因为力不从心,没有打赢这场保命之战,落了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一个疑惑浮现在了刘建国的心头。

聋老太太既然与对方进行过厮打,那为什么后院几户街坊们的口供,无一例外全都写着他们没有听到一点厮打的动静。

静寂的夜晚。

掉根针都能听到声音。

他们却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这可能吗?

要么是他们在说谎。

听到了动静,却因为跟聋老太太关系不好,故意懒得去搭理。

真要是这样。

还则罢了。

撑死了人品有损。

刘建国担心第二种情况,后院的这些人听到了动静,甚至看到了凶手,之所以不把实话说出来,是怕得罪某些人。

某些人具体指的是谁。

自然是灭杀聋老太太的凶手。

能让后院刘海中在内的街坊们齐齐忌惮的人,想必这个人在四合院内拥有一定的能量。

易中海,前四合院管事一大爷,轧钢厂八级技工,在四合院内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利。

何雨柱,绰号傻柱,轧钢厂二食堂班长,因为一手厨艺,成了轧钢厂的第一大厨,与轧钢厂第一副厂长李副厂长关系极好,不少人都说傻柱会当食堂主任。

物资贵乏的当下。

跟一个关系到自己吃饱肚子的厨子起冲突。

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许大茂,轧钢厂的电影放映员,他或许狗屁不是,可是他媳妇娄晓娥却是轧钢厂股东的闺女。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虽然不管事。

可某些地方,却依旧拥有一定的能量。

贾张氏。

四合院的有名寡妇。

最大的手段,就是胡搅蛮缠,属于人嫌狗烦的一类人。

后院的这些人,是忌惮他们四个中的一个,还是这些人真的没有听到一点的厮打动静。

刘建国颇不想是后面这种情况。

因为这代表着凶手拥有的一定的能力,杀人灭口的能力,见缝插针的能力,让聋老太太不发出一点动静的能力。

四合院里面拥有这么一位主。

委实不是什么好事情。

依着后一种情况来分析作证。

傻柱和许大茂两人身上的协议莫名的洗清了,一个做饭的厨子,一个放电影的电影人,去那里学得这种只有潜伏者才会具备的能力。

学习这些本事。

需要一定的时间。

以年纪来分析。

易中海和贾张氏两人的嫌疑最大,前者的老好人人设,后者的撒泼人设,都可以解释成对方故意为之。

刘建国皱着眉头。

苦苦思索起来。

他发现这件桉子,越是琢磨,越是充满了种种无法解释的谜团!

谁窒息了聋老太太?

后院的这些人,究竟有没有看到灭杀聋老太太的凶手?

……

易家。

晓得聋老太太死翘翘,又目睹了公安到来,且被公安撵到了屋内。

易中海便已经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木头人,他一直傻愣愣的蹲在自家的地上,久久不语的同时,心中却在诚惶诚恐。

不知道要如何应对眼前这般局面了。

聋老太太的死。

在四合院内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

易中海拿捏众人、套路众人的手段,全然没有了用武之地,总不能忽悠着街坊们,去承认灭杀聋老太太的罪,跟查桉的公安说,我杀了聋老太太,你抓我吧!

都不傻。

都晓得自己承认会是什么后果。

吃花生米。

自己死了。

就连自己的后代,也会跟着倒霉,背上一个杀人犯后代的名声,媳妇娶不到,工作找不到。

此种情况下。

街坊们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势。

易中海还从街坊们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冷漠到极致的冰冷,甭管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双眼中的眼神,都在流露着一种拒易中海千里之外的冷漠,有些人都把我们不跟你易中海这杀人凶手来往的表情挂在了脸上,就差明着叮嘱易中海让其偿命。

黄泥巴进裤裆。

不是屎也是屎了。

进屋后。

易中海就在泛着沉思,想着聋老太太的死,想着聋老太太怎么死了,想着是谁灭杀了聋老太太。

一个大大的屈字,挂在了易中海的脸上。

这件事跟他真的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就是昨天担心聋老太太爆料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打了聋老太太一顿,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灭杀一个上了年岁眼瞅着就要死翘翘的大院祖宗。

心中委屈的不行。

真要是晓得大院祖宗今天会死。

昨天易中海宁愿忍受着社死当场的下场,也不会动聋老太太分毫,最起码聋老太太死后,没人会怀疑他。

何苦来哉!

“哎!”

一声叹息。

从易中海嘴里飞出。

内中的情感,岂是一声小小的哎字便可以代替的。

眉头皱在一块。

所有的心机和智商,在聋老太太死亡这一事实面前,变成了无用的零。

“哎!”

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声音。

无奈了。

也悲催苦逼了。

易中海隔着玻璃,看着公安们进进出出,有的去了傻柱家,有的去了贾家,还有的去了后院。

唯独没人来易家。

不知道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从傻柱家出来的人直接去了前院,从贾家出来的人直接去了后院。

闹的易家仿佛成了一泡臭不可闻的臭狗屎。

这般结果。

可不是易中海想要的那种结果。

人家找傻柱,问许大茂,找贾张氏,询问各种情况。

明摆着没有将这些人当做嫌疑人。

不问自己。

这不是将自己当做了嫌疑人是什么?

易中海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报应!

心中泛起了一丝澹澹的苦涩。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数个月前,听闻贾东旭要当众曝光自己与秦淮茹的关系,易中海狠下心肠,借事故送走了贾东旭。

本以为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

除易中海之外。

在没有第二人知道。

是老天爷。

易中海遗漏了老天爷,老天爷将其一切看在了眼中,借着聋老太太的死亡,将后账算在了易中海的身上。他都能想象到自己死后,槐花会有什么样子的下场,贾张氏是翻脸不认人的主,没有了利益,肯定不会抚养槐花,一大妈又记恨易中海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闹不好会把火气撒在槐花的身上。

槐花是易中海的一切。

小叫花子的下场,可不是易中海想要看到的结果。

莫名的想到了傻柱。

傻柱对待自家妹子的态度,易中海看在了眼中,所作所为配得上一个哥哥的称呼。

算是后路吧。

易中海犹豫着自己真要是因为聋老太太的死去给贾东旭偿命,为了不让槐花受到半份委屈,便想着将槐花托付给傻柱两口子。

不能给我养老。

就得给我养孩子。

当着无数街坊们的面,把话一说,在给傻柱两口子当众跪下磕头,求着他们抚养槐花,傻柱两口子也就是两口子了。

至于秦淮茹会遭遇什么下场。

自私的易中海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都尼玛要死了。

还忌惮个毛的名声。

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