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奇魔玄幻 > 我就是神! > 第五百九十章:生命主宰的弹指

第五百九十章:生命主宰的弹指

穿过世界的尽头,就是另一个世界。

眼前的画面不断放大,“小矮人”注视着那渐渐向着自己走来的另一个世界。

他的脸上洋溢着期待,一点点张开嘴巴。

他声音很轻,但是那不可抑止的喜悦和憧憬却如同海洋和河流一般涌出。

“快看啊!”

“娜纱,我们不仅仅找到了神的国度。”

“还是生命主宰创造的神国。”

“那是我们的造主,神上之神。”

“我们将在那里获得永生,也会获得一个全新的人生。”

“小矮人”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口琴,另一只从船舷边伸了出来,手指穿过那“漫天大雪”,抓向那迷雾之中的世界。

就好像要抓住,那隐藏在雾中的未来,让其化为现实。

“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从现在开始,从此刻开始。”

“我们将脱胎换骨。”

“我们将重获新生。”

船穿越白色的“纷飞大雪”,在亿万虚无之菌的窃窃私语之中,终于抵达了玻璃缸的边缘。

“小矮人”站在船舷边,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然而这个时候。

他的皮肤上突然钻出了一只好似蛇一样的怪物纹身,沿着其皮肤不断的往前,就好像要钻入他的脑子之中一样。

只是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被眼前的震撼之景吸引,根本没有空暇去关注“小矮人”身上的变化。

但是小矮人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且惊恐,他骤然回头远望。

他死死地咬着牙齿,从齿缝之中蹦出了两个字节。

“深渊。”

没错,那是来自于深渊的呼唤。

从他加入深渊教团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被打上了印记。

而这也是他恐惧彷徨的真正原因。

有些东西是难以抹去的,不论是银白教会,还是深渊教团留给他的。

那些东西印在他的血脉深处,印在他的记忆和脑海深层,和他的肉体融化在一起。

因此。

当他死去之后,他将只有两个去处。

深渊或者炼狱,没有其他。

他一直航行在海面上,就是在躲避着深渊教团和银白教会,也在寻找着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深渊教徒没有找到他这个逃离和叛出教会的家伙,有一天一个自称是深渊神之副君的家伙,找到了他。

那声音从远方传来,塞入他的脑海。

“我的奴仆。”

“你伟大的主人纳普洛赛斯,深渊的神之副君正在召唤于你。”

“回应我的呼唤,颂唱我的神名。”

那声音一遍遍回荡,不断的回响在“小矮人”的脑海之中。

“回应我的呼唤,颂唱我的神名。”

“……”

声音越来越响,但是却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

似乎半天都没有等到“小矮人”的回应,或者是感觉到了他的抗拒之心。

最后。

那来自深渊的存在在他耳畔发出如同神灵一般的咆孝声。

“颂我之名。”

“凡人。”

在念诵了一段复杂得难以言喻,似乎用蛇人的身体结构都难以发出的一段音节之后,

那声音一字一顿,要将一段名字铭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纳-普-洛赛斯。”

那音节颂唱出,一瞬间“小矮人”感觉身体都被摄住了,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按住了他的头,控制了他的身体一般。

正当“小矮人”难以控制住自己,就要按照那存在呼唤的那般,展开仪式呼唤对方神名的时候。

在他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世界破碎一般的宏大声音。

同时,那声音也将他的意识重新拉回了现实之中。

“轰轰轰轰嗡~”

他抬起头,就看到那封闭的世界打破了壁垒封印。

主宰之神的玻璃缸。

打开了。

船立于玻璃缸的边缘,船上的所有人都在仰望着那如同天幕一般的玻璃缸缓缓揭开。

“世界的尽头,就是另一个世界。”

“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我们终于看到了世界尽头的真相。”

“不知道以后,没有人颂唱我们这段伟大的传奇。”

此时此刻,船上的每一个人都热血沸腾。

他们穿过那如同世界之崖一般的玻璃缸壁边缘,跟随着白色的雪崩瀑布一起冲入那未知的世界之中。

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界。

往前看是主宰神明的缸中世界,往后看是现实人间的北之极地,世界的尽头。

到了这里,“小矮人”似乎就再也不用犹豫和害怕了。

因为往前一步就是主宰神明建造的国度,往后一步就是堕入深渊和炼狱。

他死死地看着身后,咬着牙齿和嘴唇,一动也不肯动。

他终于要找到自己想要的包容和接纳自己的神国。

他说什么。

也不肯再让人,将他寻找和渴望的容身之地玷污,更不会让往日的那些阴影和黑暗,再度追上自己。

他要在下面那个世界,在那个全新的国度重新开始。

他闭着眼睛,在心中大喊。

“你抓不住我的,我已经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正在前往主宰之神的神国。”

“我要去那里……”

“我要去那里……”

接下来。

不断对方怎么呼喊,他也不管不顾了。

而过了没有多久,他也就再也听不到那声音了,哪怕是拥有神灵的力量,也无法穿透主宰神明的玻璃缸。

这个时候。

“小矮人”睁开眼睛,恐惧回望的眼神一点点收了回来。

然后,渴望地看着下面的世界。

再度喊出了那个名字。

“娜纱!”

“我们到了。”

而在“小矮人”抗拒着另一个存在的控制的时候。

另一边,甲板最高处的船长布里曼,却在主动祈求着另一位神明的降临。

他在白金号即将越过玻璃缸的世界之崖壁垒的时候,突然跪在了地上。

他将双手合起,慢慢的高过自己的头颅,然后将头颅深深低垂。

默念神名,然后高呼。

“神降!”

红色的光芒从他的脚下绽放开来,血红色的花一瞬间开满了最上层的甲板,攀爬上了船舵,蔓延上了桅杆。

血海涌出,包裹住了布里曼。

然后,从血海之中站出了一个全新的身影。

那是一个拥有着血红色头发的高大女人,身高接近两米,拥有神灵的美丽、威严和高大的形态。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腥红女神费雯,真理圣殿的第三代贤者。

她手持着三叶之种,一点点从高处的血色之中挣脱。

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彻底挤入这个世界。

突然之间。

那漫天飘舞的大雪,如同瀑布洪流一般从世界之崖涌入拟态世界的亿万虚无之菌同时看向了腥红女神。

在腥红女神的眼中,她看到了拟态世界万物的影子站在玻璃缸之上,亿万生命和族群包围着自己,发出了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

“发现闯入者。”

“发现不符合标本模板的存在。”

“生命的神话没有推演价值,鲁赫印已经抵达现有的完美终点。”

“请迅速离开!”

“警告!”

“请迅速离开!”

“警告!”

腥红女神脸色微变,她来之前也没有预料到进入玻璃缸还有这种限制,他想要说些什么。

“虚无之神,我有一定要进入其中的理由。”

“我……”

但是虚无之菌根本没有听她的任何辩解,十分强硬,或者说有些机械的说道。

“不可进入,这是法则,这是定理。”

“不可进入,这是法则,这是定理。”

“……”

但是。

船都已经进入了缸中世界了。

如果这个时候放弃,那就等于将布里曼彻底抛弃在了这个未知世界之中。

这不是她的计划,而且光凭布里曼一个人怎么能够完成这样恢弘的计划,甚至是说有些可怕的计划。

她拥有着那样去做的决心和坚定,但是不代表着布里曼也能够承受。

其或许能够辅助自己。

但是如果作为主导计划之人,那是其从未经历过,也无法想象的事件。

想到这里。

腥红女神的意识于是继续朝着玻璃缸中挤去。

她看着那屹立在高处的拟态之影,大声的对着它们说道。

“主宰神明座下的虚无之神啊!”

“请给我一个机会……”

最后,她目光穿透虚无菌母的背后,似乎在对着它背后的存在大声呼唤。

“也请给,三叶人一个机会。”

那声音,近乎哀求。

但是,机械一般的虚无之菌在看到腥红女神的动作之后,就好像触发了些什么东西一样。

他们动作整齐划一,声音汇聚成一道。

“强行闯入。”

“违反法则,违反定理。”

这一次,只有一遍,

说了一遍之后,所有的虚无之菌同时看向了头顶之上的某个伟岸之影。

似乎,在将这一消息告知那屹立在天穹云海之外,手握着星球和世界的存在。

而腥红女神也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跟着所有的虚无之菌的拟态身影一起抬起了头,朝着那天穹云海之外望去。

目光穿过云层、大气层。

在那黑暗的宇宙星界深处,看到了一个恐怖的魔神之影。

她俯瞰着世界,双目如同日月横空。

哪怕身为神明,永生不死的神话。

在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费雯的身体也在一瞬间被冻结,不能动弹。

此刻。

那掌握着星球的存在正掀起了那世界之盖。

但是在那亿万虚无之菌的呼喊下,对方的目光微微偏转,掀起世界之盖的巨手一点点落下,轻轻一弹。

似乎只是在不经意间,驱散了靠近自己玻璃缸的飞虫。

而在费雯的眼中。

那指头明明至少还在万里之外,但是这一弹却直接将她驱逐出了这个世界,打回了原地。

最上层甲板上。

“噗噗噗噗~”

所有的血色之花全部瓦解消散。

船舵之前,一个狼狈的身影站了起来。

布里曼重新苏醒了过来,但是他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置信。

“费雯大人!”

“怎么会这样?”

他怀中抱着费雯带来的三叶之种,然而腥红女神却不见了踪迹。

他的神,他的贤者。

被拒之于缸中世界之外。

而他则跟随着白金号一起顺流而下,随着那“白色瀑布”进入了缸中世界。

他回望着瀑布之外,看着那缓缓合上的玻璃缸。

脸上闪过彷徨、茫然。

但是最后,还是化为了坚定。

这一刻,他们心自问。

“布里曼。”

“你不是已经做好了,舍弃一切的准备了吗?”

他明白。

这一次复活三叶人的计划,或许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接着完成了。

但是如论如何,既然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再放弃。

他不再看那世界之外,而是转头看向了“瀑布”之下。

往下。

瀑布淹没了一切。

淹没了下面那模湖不清的世界,也彻底的淹没了这艘驶向未知的船。

-------------------------

世界之盖上方那轻描澹写的弹指在玻璃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显现在人间,就是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一瞬间,整个大海之上掀起了万丈巨浪。

那巨浪炸开,而追朔其根源是在海底深处。

一瞬间,整个海底都在摇晃。

“轰隆!”

深海之中。

血之国神的国壁垒直接破碎,破出了一个大洞。

海水倒灌而入,将一切淹没。

所有的三叶共生者在惊骇之中卷入水中,然后开始快速的修补神国壁垒,维持着血之国的秩序。

而血肉王座之上。

腥红女神的神体一瞬间炸裂了开来,血海从其体内涌出,从殿堂之内倾泻而出。

浩浩荡荡,甚至还能够在血海之中看到许多古老的强大身影。

等到一切平息,所有三叶共生者看着神国勉强稳定住的时候,逆着那血海一点点上前,进入到了殿堂里面。

就看到,血肉王座上的女神只剩下了半边身体。

看上去。

恐怖至极。

“费雯大人?”看到这一幕的三叶共生者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了?”他们在涌动的血海之中,仰望着血的源头,不明白那如此强大的存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越来越多的三叶共生者逆着血海进来,惊恐担忧的看着高处的神。

上面形态骇人的神明这个时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所有三叶共生者。

“我没事。”

费雯知道,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要是那手指直接戳下来,而不是伸都没有直接伸进来,她估计当场就要死去了。

自己想要强行跟随着布里曼一起进入其中,却没有想到虚无菌母竟然直接告知了主宰神明她的行为,拒绝了她的进入。

费雯咳嗽了几下,然后回想起了整个经过。

“我们是进不去的。”

“是生命的神话不能进入,还是指的所有的神话都不能够进入?”

费雯身居高位,有的时候总喜欢多想一些,做出一些设想。

“还是说,这是至高神明在警告我吗?”

“是说三叶人的命运已经注定,不可再逆改?”

“还是再说,我复活三叶人的方法错了?”

但是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安。

而这个时候,蓝女神安丽也知道了这边的情况,匆匆赶了过来。

“姐姐?”

安丽看着费雯那骇人的模样,先是担忧,然后渐渐的化为了平静。

虽然伤势骇人,但是并没有真正伤到本源。

“出问题了吗?”

费雯说明了一些情况,然后说道。

“我的方法真的错了吗?”

“哪怕是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也是不被允许的?”

蓝女神却看着费雯说道。

“不论那里是真的,还是假的。”

“至少对进入那里面的人来说,一切都是真实的。”

此刻。

费雯沉默了起来。

她知道这个问题,但是想到如果承受这一切的是自己,也就不在乎了。

而安丽也知道这个,所以她不愿意让费雯去做这种事情,哪怕是在虚假的世界里。

蓝女神看着姐姐的模样和表情,突然也有些自责。

“或许我不该当着你的面说出那些话。”

费雯抬起头,她没有多说这些事情,而是说起了现状。

“现在,布里曼已经进入了主宰神明的缸中世界。”

“而我无法进入,并且也无法再联系上他了。”

“我应该叫布里曼放弃计划了,可是似乎有些迟了。”

安丽:“我去吧,我去北之极地亲自见一面虚无之神。”

“不论出了什么问题,这件事情都必须想办法解决了。”

这个时候,其他三叶共生者突然开口了。

“这样值得吗?”

现在已经让一位神灵遭受了重创,如今又派遣另外一位神灵去冒险,这似乎代价也太大了一些。

他们并不知道完整的计划,在他们看来只为了一个布里曼,赌上全部也实在是不值得。

安丽看着费雯,而这个时候费雯也正注视着她的目光。

费雯知道,妹妹安丽在等待着她说些什么。

“真理圣殿做事情,从来不问值不值得。”

“而是,应不应该。”

安丽那有些忧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还记得。”

费雯叹息了一声:“因为这是我自己说的。”

-------------------------------

北海航线的冰山岛上。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手握着镰刀的影子站在高处。

“我的奴仆。”

“你伟大的主人纳普洛赛斯,深渊的神之副君正在召唤于你。”

“回应我的呼唤,颂唱我的神名。”

纳普洛赛斯好不容易追踪到了布里曼和白金号这条线,明白了红蓝女神的计划和目的地。

但是当它跟上白金号的时候,没有想到,在船上有着一个奇怪的家伙。

对方的身上有着深渊的印记,但是却丝毫没有什么堕落和混乱的气息,身为一个堕落的邪徒,竟然明目张胆的登上了三叶共生者的船。

这胆量,也太肥了。

而这也刚好,成为了它的目标。

它以未来的深渊神之副君的名义,收下了对方当做自己的奴仆。

区区一个深渊信徒,一个卑微的凡人,纳普洛赛斯大人收其作为仆从,那是他无上的荣耀。

在此之前,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没想到,那家伙在最后一刻竟然非常强硬的抗拒自己。

一时之间,纳普洛赛斯气急败坏。

“该死!”

“卑贱的凡种,畜生一般的蛇人。”

“竟然也敢违抗纳普洛赛斯大人的呼唤。

纳普洛赛斯丝毫没有放弃,它一步步的向着对方施加压力,甚至还开口念起了智慧语。

然而却发现,自己和那边的联系正在一点点变得难以维持。

“这家伙怎么回事?”

“怎么联系不上了?”

纳普洛赛斯惊疑不定,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的神话权柄,怎么就不灵了呢?”

然而当纳普洛赛斯再度尝试着自己的神名力量的时候,发现自己立刻沟通上了另外一个存在。

这个时候,纳普洛赛斯突然明白了什么。

“不好,那家伙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越想,纳普洛赛斯越是气,没有想到最后在这里翻了船。

“可恨啊!”

“这家伙,在最后背叛了深渊的神之副君。”

“背叛了伟大的纳普洛赛斯。”

它没有办法,只能向原罪之神祈求。

通道打开之后,它看到那坐在长桌前的身影。

然而对方听完之后,就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样一般,轻描澹写的说了一句。

“哦!”

纳普洛赛斯跪在地上,然后抬起头。

哦?

然后呢?

它等待着后半句,然后半天都没有后半句。

纳普洛赛斯有些疑惑,主人的计划不是让自己成为神灵,然后再更进一步建立真正的深渊神系吗?

这样的话,自己的存在是何等重要。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纳普洛赛斯总感觉它那伟大的主人有些心不在焉。

似乎。

并没有将心思放在它的身上。

正当纳普洛赛斯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长桌尽头的神灵翻阅着手中的书,再度吐出了一句。

“那你是不是……”

“就没有用了?”

这一句话,直接将纳普洛赛斯吓得魂飞魄散,差点瘫软在了地上。

它连忙大喊:“不,主人。”

“给我一个机会,我现在已经在北海了,我手上有着他们的路线,知道他们最后见到虚无之神的地方。”

“我现在就赶到那里去,说不定还来得及。”

原罪之神抬起头,看着它说了一句。

“你如果聪明一点的话,在见我之前就应该马上赶过去。”

原罪之神嘴角扬起,似乎是面前这个家伙蠢得让他也忍不住想要发笑。

纳普洛赛斯却丝毫不觉得羞耻,只觉得如释重负。

在千恩万谢后,纳普洛赛斯疯狂地朝着大海深处赶去,前往那北之极地和世界尽头。

刚刚的惊吓和刺激,让纳普洛赛斯的动力十足。

它一边按照着白金号的路线快速冲刺,一边在内心大喊。

“我要成为神话。”

“只有成为神话,才能有价值。”

“只有成为神话,才能够活下去。”

它对于找到石魔之王,在缸中世界抉择出自己的权柄和道路更渴望了几分。

我就是神!》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我就是神!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