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军史穿越 > 大明世祖 > 第六十一章香火

第六十一章香火

八月十五的中秋节一过,整个北京城就热闹起来了。

无它,因为在绥远的数万大军师只是千里逛了一圈后,继军官后,大部队返回京城。

对于数万户京城百姓来说,父亲、儿子、侄子能够平安归来,这是最大的幸运。

不过对于许多想要立功的将领来说,就很难受了。

尤其是吴三桂和李经武二人,尤其是吴三桂。

骑在骏马上,吴三桂雄姿英发,浑身散发着一股武将的悍勇之气,令人印象深刻。

其身边,则围着一群亲兵,明亮的铠甲,凶狠的煞气,述说着其精良。

吴三桂今年四十五岁了。

十大国公中,年岁上他处于中游位置,但同时他又处于精神最旺盛的时刻。

最明显的证据就在于,除了新晋的高一功、李定国外,就属他没有双爵,即另荫一子为男爵。

虽然在朝鲜、辽东立下赫赫功勋,但比之其他人,却怎么论不起。

军中所有人都觉得,他之所以能够跃居顶级勋贵之列,就是因为献上了数万关东铁骑。

另外许多人议论,都是他拖延时间,导致闯军入京,导致先帝自杀,江山倾覆。

这让他格外的憋屈。

真的是,什么锅都往他身上甩。

尤其是身上背着战绩时还被讨论,这就让他心有不甘。

所以,他迫切得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证明自己,提高自己在勋贵中的地位。

可惜,这场本来被寄予厚望的漠北之战,却是虎头蛇尾,为曾英铺了台阶。

好家伙,直接领着土库谢图汗部北上,这对于将领们来说,说多大的诱惑啊!

如此好的机会,让他直接错失,简直是要人老命。

宫门外,宦官大臣们早就等候多时。

吴三桂等人去往避暑山庄,见过皇帝后,匆匆回到自己家的别墅。

此时,他的长子,二十四岁的吴应熊,则恭敬地迎立着。

“走吧!”吴三桂停下脚步,看着儿子一副俊朗的模样,他微微点头,心中满意的不行。

相较于其他功勋,吴三桂对于儿子一直要求着读书,或许是因为几百年来的大明风潮影响,亦或者是爵位的安稳,让吴三桂对长子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吴应熊安分守己地应下。

听话,认真,这是他的优点。

回到宅中,在书房之中,他碰到了方光琛。

这位曾经的谋士,在官场上蹉跎数载后,终于辞官,又恢复到了往日闲适的幕僚生活。

“东翁还是为漠北之事生气?”

“没错。”吴三桂也毫不隐瞒:“这样一个好差事被我错过了,着实可惜。”

方以琛则摇头道:“国公位高,驻蒙大臣长期位于漠北,自主权极大,皇帝是不会放心的。”

“您本来就挣不到。”

这般一说,吴三桂颇为气馁:“如今大臣捞不着,战功又等过于无,长此以往又该如何是好?”

方以琛是明白吴三桂的处境的。

勋贵们第一比爵位,爵位想等就比战功,比资历。

好家伙,吴三桂错过了大散关之战,湖广之战,西安之战,洛阳之战,南京之战,以及关键的北京之战。

往往在后半程,其充当着反面角色,这就让人无语了。

“官场上未必需要战功。”

方以琛露出了笑容,他摊开折扇,脸上写满了自信。

“怎么说?”

吴三桂一愣,随即则直接问道。

“五军都督府。”

方以琛抬起头,双目极亮:“十大国公坐镇一司,但是最关键的都是军政司了。”

“那不是朱勐的位置吗?”

吴三桂一愣。

“军政司政务繁杂,既需要大火收汁,也要小火煎熬,朱勐打仗大开大合,并不适合军政司。”

“你是要我去争?”

“不,东翁,你是要自己去争。”

方以琛沉声道。

“五军都督府管控天下兵马,虽然兵部分权,但仍旧不可小觑,能争的,一定要争回来。”

说到这里,他的双眼迸发出明亮的色彩,让吴三桂颇为惊诧。

“因为,日后国公兼管都督府的机会并不太多,侯爵们自然也不肯轻易得位居人下。”

“侯爵可是国公的数倍,到时候,竞争可不小。”

“而您,则要尽量争取,让敬国公府争取有利位置,奠定日后几十年的公府地位。”

这时候,吴三桂恍然。

因为五军都督府的重要性,所以作为第一代国公,提前打前站,为下一代铺位置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毕竟谁也不知道绍武朝能否像前明一样,爵位继承后,也能继承官位,例如魏国公府世代领着南京守备的官职,羡煞旁人。

如果不能世领官职,那就必须扩大影响力,为子嗣铺路了。

因为义国公尤世威贬职,整个勋贵体系都躁动起来。

一个萝卜一个坑,只有前面的走了,后面的才能跟上。

而这时候,京城中,则又是一副景象。

喧闹的藩王大街,此时竟然有些空荡荡的。

福王宅内,被囚禁在府邸的福王朱由崧,此时则躺在树影下,几个侍女安立一旁,给他扇风。

他肤色白净,但脸色有些不好,眼袋很重,这是一种酒色过度的苍白,印堂还隐隐发黑。

五十岁的年纪,两鬓斑白,但皮肤光泽,却不怎么显老。

他脸上肉都都的,穿着宽松的袍子也很显胖,躺在椅子上,肉直接铺向两边,将整个椅子,挤得慢慢的。

朱由崧不止一次得抱怨想订制一个大的竹椅,但往往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突然言语。很有可能让皇帝想起他,朝廷想起他,惹人厌恶,从而导致待遇下降。

相较于其他朱家人,这位绍武皇帝的确算是宅心仁厚了。

瞧瞧建庶人,直接被关傻了,英宗被关在南宫要死要活,他如今就被困在王府里,吃喝不愁,妻妾成群,简直是太好了。

过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时刻面临着杀头之事,这种生活太让人怀念了。

“怎么今天那么安静?”

朱由崧突然睁开眼,耳朵靠向墙壁。

“爷,听说今天大军要回来,街上的估摸着都是迎去了。”

丫鬟清脆的声音响起。

“哦!”朱由崧点点头,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这个位置是他特地选的,又阴凉,又靠近街面,能听到不少的有趣事,这是他蜗居王府几十年,第一次觉得民间生活如此有趣。

忽然,小门敞开,有奴仆来报,是潞王来了。

潞王朱常芳,是曾经与其一同逃到淮安的藩王之一,后来因为东林党曾经谋立其登基,被其不喜,派到了杭州。

南京城破后,潞王监国,但旋即又被拿下,一同被掳掠到了北京做了俘虏。

不过,在绍武皇帝收复北京后,两者的待遇截然不同。

福王朱由崧直接被软禁,弘光年号也被废除,政治上废黜了其帝位,然后孤立,削弱其影响力。

而潞王则不同,虽然也是监国了,但那是被迫的,政治上威胁并不到,软禁三五年后就解放了。

且,其还经常来看他,聊天说事。

朱由崧当然明白,潞王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考察其心思,勘探动静,算是一颗棋子。

“侄子,我来看你了。”

一个月来了第三趟,潞王依旧显得很精神,手中还带着一捆大明公报,除了他,谁也带不进来。

潞王虽然也胖了些,但脸却显得很白嫩,四肢有力。

“王叔,你来了——”

朱由崧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虽然明知道其目的,但他还是感到高兴。

“来了。”

潞王朱常芳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还纵情酒色,这对身子可不好。”

“人生几十年,还得尽情享乐。”福王随口道:“我算是经历一遭,明白了事理。”

“况且,指不定多少人盼着我死呢!”

潞王闻言,一时间竟然有些默然。

虽然话很难听,但却是事实。

一个践位的藩王,无论在哪朝哪代,都收会受到迫害,像绍武皇帝那样养十余年的,倒是少见。

“当今仁厚,颇有光武之风,你肯定会没事的,安心点。”

潞王安抚道。

“王叔,我书读得不多,但明白你的意思。”福王点头赞同:“我这样的废人养着,我倒是舒服了,但心中仍旧有遗憾。”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我兄弟数人,只剩我一人了,偌大的福藩,眼见着要断绝,这才两代人啊…”

“我怎么能甘心啊,王叔,死后该怎么去见父王?”

听得这话,潞王心有戚戚,肺腑之言,让人止不住得伤怀。

福王府在洛阳,只逃了一个朱由崧,然后抵达南京后至今,还没有一个子嗣。

在这种情况下,无子除藩这是理所应当的。

但福王却怎么也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

因为这意味着,死后死去,根本就没人来宗庙里祭祀他们,只能在厚厚的族谱上见到他的名字。

无论是谁,都不想接受这个现实,即使是如今成肉堆的福王。

所以,他睁开眯成一条缝隙的眼睛,迸发出夺目的光芒,发出恳求:

“王叔,虽然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我还是想让你去向陛下请求下,如秦藩那样,将一皇子过继到我家。”

说着,他竟然直接抓住其胳膊,使出了吃奶的劲。

潞王一时间竟然挣脱不得。

他不得不放弃,坦然道:“福藩,你知道的,秦藩到底不同,皇帝根出其家,不会眼睁睁看着其绝嗣的……”

福王听闻,却没有放弃的打算,他抓着其衣襟不放:“不一样,但也不一样。”

到这里,他毫不顾忌道:“当年在南京僭越,朝廷还是有疙瘩的,这些年没发作,都是陛下的庇护……”

“但,这是个问题,到底是要解决的。”

“让一个皇子继嗣,那不就安生了?”

潞王听闻,本就挪动的脚步,直接停了。

他觉得,这确实是个好方法。

同时,作为中介人,他从中也能捞取不少的好处。

毕竟,相较于其他藩王,潞王府的赏赐是最低的,虽然说不上拮据,但却不太体面。

用度什么的,着实让整个王府低上一头。

“我去试试吧!”

潞王面露难色,又一副纠结的模样,良久,他才应下:“你莫要托许多的期望。”

“我明白,我明白!”福王兴奋得点头。

“福藩后继有人,我就没白活那么久——”

两人又絮叨了一会儿,潞王这才火急火燎地离去。

潞王直接奔向了瑞王府。

作为宗正,瑞王威望高,且与皇帝亲近,是十分方便的对接人。

潞王明白,这事他根本就没多少插手的余地,当个传声的就不错了。

瑞王听明白后,捏着胡须就不松手。

良久,他才道:“我知道了。”

“潞王,你做的不错,这事我会呈给陛下的,你要去安抚他,这事不能急。”

而这时,福王府的消息就送抵了玉泉山。

皇帝闻言,眉头一皱:“怎么还是过继……”

而事实上,对于福王,他一直持冷处理状态的,毕竟其一把年纪了,待死后,福藩断绝,就告一段落。

不过,过继的话,也不算什么坏主意。

他儿子多,一个继承福王爵,顺便继承其近支地位,消弭威胁。

甚至还能安抚一下曾经的弘光老臣。

一举三得。

每当遇到问题,朱谊汐就喜欢咨询赵舒,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赵首辅缓缓而来,安坐而下。

“就是这样一个事。”朱谊汐澹澹地解释道:“福藩到底是于秦藩不同,按照朝廷的规矩,这般绝嗣的藩王,可是要收回的……”

“但陛下,大明三百年,也没有第二个福藩啊!”

赵舒开口就是历史:“永乐,宣德、天顺数代,宗室总是不得安宁,血脉不宁,以至于有禁锢宗室之事,无有屏藩……”

说着,他抬起头:“如果过继一个皇子入福藩,对于宗室们来说,可能消弭其怨恨。”

“毕竟,即使是太平盛世,绝嗣的藩王也不在少数,过继皇子虽然是下策,但也比香火断绝来得好,不是吗?”

大明世祖》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大明世祖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