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军史穿越 > 红楼如此多骄 > 第642章 每到过年总会觉得空虚

第642章 每到过年总会觉得空虚

也无怪乎焦顺会有这等推论。

如今皇帝急于亲政却苦于精力不济,又主动询问他对后宫干政的看法,显然是动了在后宫里找臂助的心思。

而这后宫嫔妃多以色娱人,便是以贤德着称的皇后,也不闻有什么治政之才,也唯有贾元春在潜邸时,据传曾特许参知政事,也正是凭此功绩,她才独占了‘贵淑贤德’四大妃号中的两个。

或许……

自己正可顺水推舟,借以达成此次入宫的目的。

拿定主意之后,焦顺心思电转,很快便打好了腹稿【其实卡了一天也没想好】,遂拱手道:“此事原非外臣可以质评,但陛下不以臣卑鄙,举臣于贱籍之间,又托以腹心之任,臣感铭五内,故冒大不韪……”

“说重点!”

隆源帝揉着眉心,不耐烦的呵斥一声。

焦顺不敢再卖弄半吊子都不够的文才,忙开门见山道:“以臣拙见,后宫干政之患,关键在于宠纵无度、缺少制衡,须知人心最经不起考验,古来多少饱读诗书知礼明义的大臣,一旦大权独揽都不免跋扈,何况是一介女流之辈?”

隆源帝半边眉毛一垮,倚在靠垫上斜眼道:“照你这么说,此事万万不可?”

不是瘫了么?

这怎么连耳朵也不好使了?

焦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重复重点:“臣是说,后宫干政之祸,关键在于宠纵无度、缺少制衡。”

隆源帝这才回过味儿来,但却实在没有精力细想,于是勉力摆手道:“朕实在乏的厉害,你有话直说就是,莫要再兜圈子!”

焦顺原不想点的太透,但看皇帝这样子,显然也不是承上启下抛砖引玉的时候,只得进一步解释道:“臣的意思是,若陛下欲以后宫辅政,一是要量才适用,不能仅凭好恶;二来要先拟好制衡之策,不可使其擅权,更要严防内外勾连沆瀣一气。”

“哼~”

皇帝听完嗤鼻一声:“你这番见解虽比那些腐儒的话实在些,却也平平无奇甚是粗浅,只怕堵不住外面悠悠众口。”

顿了顿,忽又凝目问道:“你莫不是想为贤德妃关说?”

“臣不敢!”

焦顺忙又屈膝跪倒,口称不敢,但接下来的言语却倒恰恰相反:“臣只是觉得,贤德妃素有才名,荣国府如今又背了官司,若允其戴罪立功,料来必定尽心竭力,绝不敢懈怠擅专。”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其实隆源帝也早想到了贾元春身上,只因心怀芥蒂,一时还下不了决心用她。

然而听焦顺这般剖析,竟是坏处也成了好处。

不过……

“原来你是想为荣国府关说。”

隆源帝撑着龙椅坐直身子,一只独眼锁定了焦顺,半边脸不见喜怒、半边脸狰狞可怖。

焦顺不慌不忙一个头磕在地上,朗声道:“臣非草木孰能无情?况这次涉桉的贾王氏,实系臣旧日恩主——但臣也不敢欺瞒陛下,她所藏三十万两纹银,内中有二十二万四千七百余两,是通过海贸生意赚来的,至于另外的七万五千两,或许确系出自王家。”

“你了解的倒清楚。”

“因为这趟生意,原就是臣从中联络的,适当时海上丝路刚开,朝野民间多有顾虑,故此臣才想着牵头组建一支商队当做表率——此事臣去年也曾如实具本上奏。”

经焦顺提醒,隆源帝仔细想了想,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当下又软绵绵的瘫了回去,半边脸上也缓和了不少。

毕竟他本就没指望着焦顺会是什么天地无私的至诚君子,心系旧主无所谓,只要不是瞒着自己私相授受,那这非但不是减分项,反而是加分项。

“平身吧。”

他再次微微抬手,等焦顺从地上爬起来,又问:“那依你之见,是要朕借窝藏一桉施恩于贤德妃啰?”

焦顺虽然起身,态度却愈发谦卑:“臣既有私心,实不敢再妄言——施恩与否、如何施恩,皆在陛下一念之间。”

“哈~”

隆源帝轻笑一声,忽然又拉下脸来问:“那朕若是要你当堂指认,将这窝藏的罪名做实呢?”

皇帝以前也喜欢这么一惊一乍的嘛?

还是半瘫之后领悟的新技能?

焦顺一边暗暗吐槽,一边毫不犹豫的道:“臣自当遵从圣意!不过事后臣也会尽其所能,祈求陛下法外开恩,对贾王氏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这个回答,以及他坚定不移的态度,显然让隆源帝十分满意,当下脸色便又和缓了许多,心道若是焦顺能够时时陪伴在驾前,自己也就不用发愁什么后宫干政了。

但这肯定只能是妄想,除非焦顺肯转职当太监。

不过焦某人真要当了太监,隆源帝只怕就未必信得过他了,毕竟历史经验证明,欺负孤儿寡母最厉害的,往往就是那些掌了权的宦官。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略过太监辅政的选项,直接考虑后宫参政呢?

等略过这一节之后,隆源帝便又问起了今日授课时繇皇子的表现,当听说繇皇子提前看完了焦顺编排的情景剧,隆源帝不由得哈哈大笑,直笑的牵动了肺腑,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焦顺见状,忙从殿外喊来吴贵妃、戴权等人。

一番忙乱。

隆源帝好容易止住了咳嗽,摆摆手让吴贵妃退至一旁,对焦顺道:“朕无碍矣,那什么情景再现,等朕有暇也唤来瞧瞧,看……咳咳~”

说着,又忍不住咳嗽两声。

“陛下。”

戴权忙劝道:“龙体要紧,不如请焦大人暂退。”

隆源帝也觉得实在是乏了,便对焦顺一扬下巴:“爱卿且去,如今第二期工学生毕业在即,此事你务必上心,万不可出半点差池。”

“臣,领旨告退。”

焦顺闻言,躬身倒退出门。

他走之后,吴贵妃、戴权等人,便扶着皇帝回到帘幕后面躺下。

只是皇帝虽然疲倦,却并没有多少睡意,瞪着一只眼睛瞩目帐顶良久,忽然吩咐道:“去请皇后过来。”

吴贵妃嘴里应允着,心下却不由暗暗泛酸,心道以前就罢了,如今自己的儿子眼见就要入主东宫了,偏咱们皇帝一有大事小情,还是只找皇后商量?

但她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愈发期盼着儿子登基的那一天。

不多时,皇后被请到了寝宫。

吴贵妃不出意料的,又和戴权一起被赶出了殿外。

正满肚子牢骚,就见容妃笑容满面的迎上前来见礼,吴贵妃虽不喜她狐媚,可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当下便也故作亲热的还了一礼,笑问:“容妃妹妹这是打哪儿来?”

说着,不自觉在对方胸前剜了一眼。

“我方才就在储秀宫。”

却听容妃答道:“正与娘娘闲话家常呢,不想陛下就差人来请——今儿是姐姐当值,可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我只顾照管陛下龙体,旁的倒不曾留意。”

吴贵妃云澹风轻的摆了摆手,旋即却又道:“不过方才工学祭酒焦大人曾奉召见驾,也不知与陛下谈论了什么大事。”

“焦大人?”

容妃目光微闪,她这阵子在储秀宫中旁敲侧击,已经确定那匣子里必是有什么与焦顺相关的机密,只是那匣子上了锁,她一时也想不出窥探的法子。

如今听说焦顺又蒙召见,腹中更如百爪挠心一般,忍不住叹道:“陛下对这位焦大人可真是百般宠爱,只怕连我等都望尘莫及。”

吴贵妃横了她一眼,心道你这狐媚子全凭色相侍人,如今陛下病痛缠身腰中无剑可仗,会失宠岂不是理所当然?

其实吴贵妃早年间也是以色侍人的典范,不过如今她仗着儿子立于不败之地,自然不肯再将容妃视为同侪。

两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的在口闲话了一阵子,忽见皇后满脸欢喜的步出殿外,两人忙齐齐上前见礼。

皇后还了一礼,却顾不上招呼二人,而是直接对一旁的宫女道:“快,速去景仁宫玉韵苑请贤德妃来,就说是陛下召见!”

话音未落,吴贵妃与容妃脸上尽皆变色。

容妃自不用多说,她素来与贾元春不睦。

至于吴贵妃则是羞恼于皇帝宁愿找失了宠贾元春来,也不肯向自己透露心意。

不过……

贾元春被冷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皇帝突然就肯见她了?

吴贵妃和容妃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同的想到了某人身上。

容妃忍不住又小声滴咕:“陛下对这位焦大人可真是百般宠爱,果然连我等都望尘莫及。”

先前吴贵妃没怎么往心里去,这会儿却破天荒对一个男人泛起酸来。

红楼如此多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红楼如此多骄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