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仙侠修真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四百七十三章:天东有若木

第四百七十三章:天东有若木

之前,宫语一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把名字忘掉,原点究竟是怎么影响她的。

今天她终于醒悟,原来,原点已堂而皇之地降临此界,高悬头顶。

真视神女想要成为天宫之主,所以才助她大道更进一步,杀尽煞魔,守住人间。

“我父王呢?他在哪里?”

行雨立在左摇右晃的宫殿里,望着苍茫大雾,寻找着黑鳞君主的下落。

行雨还在找寻时,灵霄宝殿之内,金色的剑与染血的刀已撞在了一起,霎时间,炽光海啸般墙立而起,伴随它一起到来的,是摧枯拉朽的劲风,宫语与行雨哪怕距之百丈远,依旧被狂风吹的飞速倒退,不知去到了哪里。

爆炸以灵霄宝殿为中心,不断向外扩张,光波所及之处,一切都化作齑粉。

光浪的上方,两道身影冲天而去,他们动作极快,像是两颗不停弹撞的光球,根本看不清招式与法术,这是纯粹力量的拼杀,带着要将对方直接碾死的决绝杀气。

他们一出手,就都用尽了全力。

真视神女被奇袭一剑,身上负伤,哪怕黄昏海是她的主场,她依旧落了下风。

但她这只是示敌以弱的手段。

林守溪拖着金焰,陨石般逆空而上之时,真视神女轻吐四字:“乾坤颠倒。”

颠倒的不只是乾坤,还有历史。

真视神女掌握着过去法,她篡改过去,将林守溪偷袭自己的一剑直接改写。

改写之后,她腰部的伤势奇迹般愈合,力量也恢复鼎盛。她正欲还击,却发现这种愈合只持续了刹那,林守溪口叱‘荒谬’二字,她的过去法被瞬间击破,腰部的伤原封不动地回来了。

被修改的过去是虚假的,荒谬剑锋所至,一切不存在之物都会被斩碎。

真视神女已来不及闪躲,她想通过过去法回到过去的某个位置,躲过这一剑,却被‘荒谬’牢牢锁住。一息之内,她闪烁了数千次,依旧还在原地。

卡——

林守溪的剑如陨星逆空,炽燃的剑光顷刻将真视神女一分为二。

一剑之后,林守溪又返身,五指一张,摁住了她的后背,仿佛地狱之门洞开,无穷无尽的红莲狱火喷薄而出,瞬间将真视神女的身躯吞没。

又是一声惊彻天地的爆炸,汹涌火光中,真视神女被炸回了灵霄宝殿。

红莲狱火所过之处,一切不可燃之物皆开始燃烧,发出明烈却寒冷的光。

林守溪凌空向下望去。

火焰中,真视神女却又重新直起的身子。

她一分为二的身躯已然合拢。

林守溪掐诀于前,再喝一言:“荒谬。”

真视神女的身躯没有任何改变。

她站在火焰中,撩起了破损的凰裙上裳,露出了满是缝补痕迹的腰肢,道:“这是我自己缝起来的。”

她曾经缝补过数万具尸体,技艺早已炉火纯青。

“要是杀掉我,你最宝贝的徒弟也会死亡。”真视神女幽冷道。

“我知道。”

林守溪平静颔首,却是挥舞着利刃凌空落下,灿烂的剑光耀如明日。

真视神女黛眉紧拧。

她知道,林守溪不可能让宫语死去,那他现在的战斗是什么呢?虚张声势的剑斗,还是只是想让她吃些皮肉之苦?

真视神女不理解,于是选择了不去理解。

“你自进入黄昏海以来,我盛装迎你,以神仙酿长生果招待你,温言软语为你解惑,你竟都不领情吗?”

真视神女望着飞快接近的剑刃,她俯身按住瑶池,轻柔道:“看来未来的天帝大人不吃软,只吃硬啊……真让妾身为难呢。”

整个瑶池都在她的手中化作兵器。

她已寂寞了不知多少年,刀刃撞击出金属之音的那刻,她恍然清醒,久违的战意在胸膛中燃烧。

她同样想要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今日必将是她的晋升之日,名刀与神剑皆是登神时的礼器!

她的过去法在荒谬之剑面前全然无用,她便不再施展,而是选择了最纯粹的神力与法则——黄昏海是她的神域,这里的一切皆可为她所用!

瑶池化作水光遮天的盾,纤薄如纸,却是挡住了这从天而降的一击。

撞击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力量,这股力量之中,连光都被撕成了飞溅的碎片。

真视神女虽挡住了这一击,身躯却也在气浪冲击之下倒滑,所过之处一切仙宫建筑尽数摧毁,沿途还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半圆形拖痕。

林守溪立在灵霄宫中,目光锁死了真视神女。

他五指一张,焚天灭世的火光再度于他掌心亮起,聚成毁灭的光波,朝着真视神女的所在激射而来。

灭世的威光将真视神女吞没。

可真视神女走出时,却毫发无损……她的上空,赫然浮着一个暗金色的铜炉,炉分两层,上端形如楼阁,下端与八卦图相接,四龙蟠伏其上,犹如活物。

林守溪的神焰被大张的炉口尽数吞没,再吐出时,凶烈的火焰已然温顺,它们被真视神女握在掌心,犹若玩物。

真视神女的身后,是一片广袤的园子。

她的手按住园子破碎的墙壁,平静道:“瑶池有桃树,三千年一生实,神君敕令,显汝真形。”

这座园子是蟠桃园,蟠桃园在她手中变成了武器,那是一柄滑稽可笑的长剑,形制如同铜钱剑,只是剑身的铜钱变成了一颗颗肥美多汁的桃子。真视神女对此不满,她将剑插入八卦炉中,炉火一炼,这一连串桃子都变成了布满鳞片的龙之心脏。

这才是她想象中的蟠桃啊。

真视神女挥舞剑刃时,空气中,数千头巨龙的咆孝同时响起。

地面开裂,巨大的碎石纷纷浮起,伴随着这一剑的挥出,碎石与数万道龙影朝着林守溪扑去,朝圣楼瞬间毁灭,本就成了废墟的灵霄宝殿再度迎来毁灭般的打击。

林守溪岿然不同,架拳之余冷冷开口:“擒龙手。”

“嗯?”

真视神女一愣,道:“难听的招式名不必喊出来的。”

招式名固然难听,威力却是不减分毫。

下一刻。

数不清的拳影在空中浮现,这些拳头宛若数万颗虚空中睁开的太阳童,掀起铺天盖地的炽热风暴,龙影与碎石在海啸般的拳中灰飞烟灭。

白衣墨发的林守溪踩着拳风扑来,他的身躯被金光一镀,神圣夺目,宛若佛陀降世!

面对这毁天灭地的一击,真视神女非但不闪不避,反而盘膝坐下,将龙心蟠桃剑横在膝前。

她竖起双掌,也将招式名念了出来,声音似星河飞于穹顶,空灵动人:

“天地尊神,九灵太妙,无上清灵元君——诸法合!”

林守溪的身后,一个巨大的法相浮现,那是西王母金冠彩裙的法相,法相曼妙庄严顶天立地,于金光中焕发出千重神彩,美丽绝伦又不可直视。

真视神女缓缓合掌。

法相跟着她一同合掌。

林守溪速度极快,却依旧没能逃出这个掌心,被巨岳般的双掌死死压住。

真视神女合拢双手,掌心相抵,细细研磨,像是在磨碎一只蚊虫。

而碾在林守溪身上的,根本不是一双手掌的力量,而是整个世界——整个诸神意志构筑的世界!

林守溪坚不可摧的骨骼在诸神意志的碾压下碎裂,透过这极致的痛苦,他甚至隐约看到了众神围坐苍白,构筑黄昏之海的场景,盛大而悲壮。

当然,真视神女知道,光是这样,她也杀不到林守溪,她只是希望对方在苦痛的折磨中清醒。

“你我神位同宗同源,谁也杀不掉谁的,早些罢手吧,我许诺你的一切都会办到,你这意气用事的一战并无意义。”

过去法与荒谬相互抵消,未来法是登上神位的梯子,在真正的战斗中并无意义,这种纯粹力量的比拼,林守溪又怎能战得过坐镇整片诸神领域之中的真视神女?

真视神女不停地捻动着掌心,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林守溪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真视神女以为他要屈服,却忽觉掌心一阵刺痛。

——像是有什么刺穿掌背,蛛网般的裂纹开始蔓延。

像是有太阳在山峡般的手掌中升起,金色的光粒轰鸣着炸开,一同炸开的,还有法相的双手。整座法相在掀起的光潮中碎裂,浑身是血的林守溪继续扑来,动作更快,须臾之间,真视神女再中一拳,又被打退千丈。

倒退的过程中,真视神女从沿途的天宫中飞快汲取力量。

等她双足重新平稳时,她非但没有获伤,身上反而多了一声金光灿灿的铁甲以及形状难明的杀戮兵器,那个兵器像是一尊悬挂在她身后的龙骸,却有着三头六臂,每一只手臂皆代表着一样无上法则。

宫语与行雨在黄昏海的边缘远观着这场战斗。

她们皆是绝世高手,可在这样的战斗里却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

在她们的眼中,这场战斗毫无招式可言,有的只是横扫天地的光束、不断闪烁的电弧、席卷一切的爆炸……他们的身影裹挟在这擎天撼地的进攻之中,动作皆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强。

这种迅捷与强大在逼近极致,这是世界力量的极致,宫语甚至有预感,当他们皆抵达巅峰之时,殊死的一击可以将整座天宫连带人间一同摧毁!

毁灭的气息越来越浓,稍有不慎,这片黄昏依旧会成为末日黄昏。

真视神女从天宫之中源源不断地提取着力量。

抛去那些神话传说中的仙人法术,天地玄黄、太初、洪荒、混沌……所有的原初力量也都被真视神女掌握,由无名无形之物变作形神相契的兵刃。

他们从第一重天战至第九重天,又从第九重天战回第一重天,锋刃交加处,螺旋状的虚空之洞凭空而生,久久无法弥合!

这一战中,他们所使用的道术多达数十亿种,与其说是战斗,不如是宣泄,他们所宣泄的,是生灵诞生至今所有已知强大力量的总和!

林守溪是乘着青龙从南天门一路飞至灵霄宝殿的。

现在,那扇碧沉沉的大门又出现在了真视神女的身后。

南天门外,红霓翻滚,金光普照。

真视神女露出恍然之色:“你是想把我驱逐出南天门吗?看来你的确猜到了啊……”

林守溪没有接话,但他知道,真视神女所隐瞒的是什么。

真视神女作为原点的信徒,虽将虚弱无比的原点带走,但她绝无可能长期压制住原点之神的力量,她现在之所以还能保持理智地与他沟通,完全是黄昏海的功劳,是这片神域在帮她压制原点的反扑!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哪怕真视神女无比想见林守溪,依旧只能指引他前来黄昏海,而无法亲自下界。

只要将真视神女驱至南天门外,无须他再动手,真视神女自己就会被原点反噬。

真视神女猜到了林守溪的想法,她想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可是,林守溪俨然已用尽了全力,遮天蔽日的剑气与拳风之下,真视神女哪怕用尽神通,依旧被硬生生地阻截于此。

无法离去,她便干脆立着不动。

真视神女身后,再度浮现出金色的法身,法身左眼细闭,面露怒像,有无可动摇之意。

林守溪流星飒沓般的一拳轰来。

滔天阳炎炸成光雨。

法身纹丝不动。

神女盯着林守溪,红唇勾起了一丝笑。

她的真身隐匿法相之中,怡然道:“这些气力,足以拦江破海,摧岳开天,却也仅此而已,无法撼不了我一丝一毫。”

“是么?”

林守溪冷澹道:“抗住一拳罢了,不必急着大放厥词。”

林守溪出拳不断,天门洞开,他的拳头像是一颗颗坠地的骄阳,骤雨般轰在真视神女的法身之上。

期间,真视神女挽起的发髻松开了很多次,又都被她以巧手重新挽好,用簪定牢。

“没想到你还藏着实力。”

真视神女以手按着发簪,她望着凌空跃起,挥拳打来的男人,摇头道:“但还是不够。”

阳炎喷吐,风火咆孝,空间宛若被重锤砸了千万次的铁板,布满了凹槽与塌陷。

拳风越来越烈。

不动法身也越来越牢。

最后一拳打杀过来。

这是力量巅峰的一拳,比先前所有的拳都要更强,真视神女也摆出了全力抵御的姿态。

但是,真视神女并未感受到力量,她睁开眼,发现那一拳如日中天,静静悬挂,并未落下。林守溪却是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到何方。

真视神女保持着不动,她无法转身,却能用法目看到身后的场景。

她吃了一惊。

只见林守溪已至南天门外。

他同样张开法身,竟硬生生将南天门往她这边推了过来!

既然无法将她轰出南天门外,就将南天门推到她的面前!

林守溪所推动的不只是南天门,南天门代表的是整个黄昏海的边界,他将黄昏海之边界朝着真视神女的所在挪了过去。

此时此刻,林守溪蓄力的一拳已架在了真视神女头顶,她若解开不动明王的法身,势必会被这一拳轰飞,可她若不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门挪过来。进退两难。

她当然不能坐以待毙。

真视神女解开了不动之法身,单靠速度她避不开这一拳,她想通过过去法直接将其消解。

林守溪早有预料,荒谬之剑亦已架好,在真视神女施展过去法的那刻同时生效。

这火球般的百丈巨拳在消失又出现,笔直地撞上了真视神女。

神女受击,直接被轰出南天门。

林守溪的算盘打成了,但……

林守溪回身望去,却惊诧地发现,真视神女依旧站在黄昏海内。

南天门消失不见,真视神女的手中,却多了两柄碧沉沉的长刀。

在她被轰出南天门的那刻,她直接将南天门做成了武器!

没有了南天门,天宫的边界也跟着消失了,林守溪再也没有可能将她推出南天门的可能。

“到此为止吧。”真视神女说:“你先前的企图算得上果决、大胆,可若再打下去,就显得痴愚了。”

至此为止,她已化解了林守溪所有可能的攻势。

如她所言,在黄昏海内,她战无不胜。

“是吗。”

林守溪似乎被激怒了,他没有理会真视神女的劝戒,而是缓缓抬起了手臂,衣袖鼓张开来,金色的风一绺绺地在他袖间萦绕,如金蟒穿梭于云海之中。他墨色的长发被风托起,上下飘摇,像是漆黑的焰火。

真视神女静静等他杀来,面色波澜不惊。

林守溪所有的力量皆贯达于五指之上,金色的光在极致的力量之下,竟也变为黑色——它们抵达了它们的暗面。

这也说明,林守溪的境界也已发挥到了极限。

黑色的利爪朝着真视神女压来。

真视神女的身影显得渺小。

“你若将它们摧毁,你将永远无法离开黄昏海。”

真视神女阴手握剑,交错身前,去格挡林守溪的巅峰一击,“想清楚了吗?”

闻言,先前还杀意决绝的林守溪童孔骤缩,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点,立刻变招。

“来不及了。”真视神女说。

趁着林守溪变招的间隙,她发起了反攻。

她持着双刀逼至林守溪身侧,错刀而斩,一顿眼花缭乱的攻守转换之后,其中的一刀被林守溪避开,另一刀却精准地扎入了他的肋骨里。

林守溪想要后撤,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什么东西扯住了。

他定睛一看,发现扯住他的,是那根脐带般的东西,它表面光滑,布满血管,正不断地收缩膨胀,像在吮吸着什么。

……

先前的混战之中,这根脐带精准地扎入了他的手腕,与他缔结契约。

林守溪奇袭的那一剑时,契约就已进行了大半,如今,收尾工作也将完成。

林守溪想斩断这根脐带。

“来不及了。”

真视神女又重复了一遍。

她话音才落。

契约已经落成。

废墟般的仙宫之中,似雨后天晴,挂满了万道虹彩。

所有的仙宫都活了过来,它们在废墟中自主重建,原本灰白的亭台楼阁皆泛起明丽亮色。契约之中,这座死气沉沉的坟墓竟变成了真正的天宫!

真视神女望着天宫,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这是她亿年心血灌既而成的乐园,是她穷尽一切,毕生孜孜以求之物,她必将成为天人共主,站在冥古之巅,甚至……更进一步!

连结他们的脐带在完成使命后断裂。

“美吗?”

她问林守溪。

仙宫云遮雾绕,从中吹来的风也是彩色的,它如此和煦,仿佛吐纳一口就可长生不老。

作为西王母的真视神女与天宫相照,一时分不清谁更美好。

“天条已经订立,让我们期待第一位飞升者吧。”真视神女说。

出乎意料,林守溪竟点了点头,说:“好啊。”

真视神女感到困惑,她没想到,林守溪竟这么快就接受了失败,接受了一切,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故作坚强,却是感到了一丝失望。

失望之意才起。

真视神女便看到林守溪屈指抬掌,五指间淌出绺绺金光,玄之又玄的气息将他的手掌笼罩,不知要演化成什么招式。

“又想偷袭吗?”

真视神女微微一笑,道:“无论你用什么招式,我都会用这柄南天门来……挡?”

说着说着,真视神女的微笑已凝固在了脸上。

她发现,她手中的南天门双刀当着她的面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妖术?”真视神女问。

“你自己的招式你都不记得了?”林守溪反问。

“这是……”

真视神女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噩梦惊醒的惧色,“这是过去法?!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就在刚刚。”

林守溪说:“此法并非你的绝技,而是过去之我所创,我无须学习,只需领悟,并不难。”

不等真视神女继续说话。

关于南天门的过去已被修改。

下一刻。

她的身前,碧沉沉的南天门重新浮现,它以琉璃宝玉高筑于天地之间,巍巍峨峨,绚丽无双。

她没有荒谬之剑,无法破开自己的法门。

红霓翻滚,金光普照。

等她回神之时,她已身在南天门外。

林守溪与她隔门相望。

他们之间只差了数步,却是相隔天堑。

……

真视神女终于慌了,她离开南天门后,体内的原点几乎同时展开反扑,要将她夺舍。

她伸出手,按住南天门,再度将它化作兵器。

林守溪则用过去法修改真视神女的道术,使南天门变回原形。

在两人的斗法之下,南天门一时出现一时消失,像一盏闪烁欲灭的灯。

两人以这种方式进行着最后的决战。

林守溪的过去法刚刚炼成,不够纯熟,若这样耗下去,真视神女的确还有扭转的机会,但……

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那是一只狰狞的龙爪。

真视神女回眸望去,对上了一双如雾的童孔。

“巫幼禾?你怎么会在这里?”真视神女诧异。

巫幼禾的出现令她始料未及。

“抵达天宫须真龙引路,我已是真龙,为何不能至?”小禾问。

天宫之上打成了这样,小禾作为太古级的强者,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她以镇守之臂牢牢抓住了真视神女的右肩。

小禾五指弯曲,如锚的利爪刺穿了她单薄的肩膀,全力之下,真视神女被她拽着不断后退,她已触碰不到南天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它越来越远!

关键时刻。

真视神女对着天穹大喝:“你还在等什么,镇守已至面前,还不快吞!!”

黄昏之上,妖世浮屠般的身影出现。

它从出现到进攻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

嶙峋的龙角刺开了黄昏,张开了利口便已咬住了小禾充盈因真气而膨胀的龙臂,覆在表面的盾鳞被巨大的咬合力撕碎,鲜血大肆喷溅,若非小禾反应及时,她的整个手臂都可能被直接咬穿。

攻击者露出了真容。

它是黑鳞君王。

“我许诺它的,是整个苍白的尸体。”真视神女捂着被龙爪洞穿的肩膀,说。

贪心不足蛇吞象,黑鳞君主要吞的,却是它真正的旧主。一旦吞噬苍白,它便有可能成为崭新的冥古龙王!

这是它帮助真视神女的条件。

黑鳞君主与小禾斗在了一起。

真视神女不顾伤势,朝着南天门跑去。

林守溪无法离开南天门——如今的天宫只是初具雏形,作为‘阴’的西王母已被驱逐,若他再离开,整个天宫都会因为阴阳消失而颠倒,砸向人间。

当然,随着真视神女的离开,整个天宫已经开始失衡倾斜。

若再不让真视神女回去,天宫必将倾覆。

这时,一道黑影从南天门中冲出。

那是宫语。

宫语凌空一跃,坠往凡尘。

真视神女知道她的意图——她想回到凡尘,坐化飞升,取代她成为新的西王母,与林守溪制衡阴阳。

真视神女无暇去阻拦。

她知道,宫语已来不及,就算宫语来得及,她也可以拼着折损大道根本的代价,用‘原点’的法能将这个血裔直接抹杀。

当务之急,是回到南天门!

真视神女向着南天门狂掠而去。

战至此处,林守溪也已无比疲惫,他的双臂像是烧红的烙铁,滋滋地冒着烟气,可他兀自撑着整座南天门,阻止真视神女的归来。

拦不住的,拦不住的!!真视神女在心中咆孝,她坚信,林守溪不可能拦住自己,这是她耗费亿年杀出的血路,血路之上,无人能阻截她的狂奔!

她扑向了南天门。

林守溪紧锁眉头,严阵以待。

真视神女的双手再度触碰到门柱上。

她还想再与林守溪斗法。

可是。

又有一股力量拉着她不停后退!

怎么可能……黑鳞君主怎么可能输的这么快,那丫头固然蛮横,又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不,不对,不是巫幼禾!

真视神女向下望去,悚然大惊。

她修长的双腿已消失不见,它们交缠在一起,化作了两根巨大的白色藤蔓!

藤蔓飞速穿过黄昏,向着大地蔓延,它越来越粗,前端更是分裂出了许多的须状物,那是根系,它们拼了命地向大地爬去,其急迫感不亚于奔向南天门的真视神女。

是原点……

原点的反噬已经开始。

它要变成世界树,变成这个此界的世界之木!地心有苍白的心脏,这将是它重临的力量源泉!

苍碧之王与虚白之王后,旧主苍白俨然也要面对被树根缠绕心脏,汲取养分的下场。

原点的反噬蔓延全身。

她的上身也在改变。

她长出了许许多多的手臂,这些手臂与手指不断地变长,手臂成了主干,手指成了枝杈,她的整个上半身都在不断膨胀,直至变成一个巨型的白色树冠。她的脸模湖地隐匿在树冠之中,显得滑稽可笑。

原点同样等了不知多少年。

它的反噬比真视神女想象中更凶勐万倍,她竟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她的‘手臂’们缠绕上了南天门,并以那两根参天碧柱为支点,继续向上攀升着。

记忆倒回至很多很多年前……

那是她最绝望的回忆。

……

那年。

她背刺九明,并带着虚弱的原点离开。

她想要吞掉原点,这样,她就有机会取代苍白与原点,成为新的永世之主。

可是,她低估了原点的力量。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通过过去法限制它,但是没多久,她发现,原点的邪性远比她想象中更为恐怖。

她用尽了一切手段,依旧没能压住这股邪性。

期间,她甚至一度想要回到云墓,看看九明是不是还活着,看看他还能不能将原点重新封印。

但她甚至没能回到云墓。

某天,她在一片雪峰之间醒来,发现自己已不能动弹——她的双脚化作根系扎入地底,而她,正在逐渐变成一棵树。

她无法阻止这一过程。

她变成了一棵树。

虽无人浇灌,却是越长越高,越长越大,她长出了枝叶,开出了花,她的意识越来越单薄,只剩一张脸被似锦繁花簇拥,木然微笑。

那段岁月冗长而痛苦,她是一棵树,动弹不得,除了生长之外,再无法做任何事。

幸好,这片雪峰之下没有埋龙,原点因养分不足,没有急着将她吞噬,而是占据了她的大脑,用她的脑子重新理解这个世界。

真视神女已记不清这段记忆。

每每想起,她的大脑就如同刀割。

当初,她以为她会彻底变成一棵树,在失去最后的价值后被原点嚼碎。

希望与反抗的念头被岁月稀释,几乎荡然无存。

直到那天……

那天。

大地像是被陨星砸中,开始颤抖。

同日,她的枝杈捅破了高天,一片昏黄的大海出现在了她的眼中。

模模湖湖的记忆里,她想起了九明给她讲过的故事,关于黄昏海的故事……

她拼尽全力,让枝杈朝着黄昏海蔓延,她缠住了诸天神柱,缠住了南天门——彼时它还不叫南天门。

她驱使整片树冠的枝杈牢牢缠住天门与神柱,然后,她用尽全部的气力朝着里面钻去……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她迸发出野兽的嘶吼,爆发起不顾一切的神勇,她不知道她还有多少力气,但她知道,只要抵达那里,只要进入那扇门,她就可以再将命运捏在自己的手中!

枝干撕裂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整个天宫都在她的斗志下摇动。

她不知道她挣扎了多久,一个月?一年?亦或者百年千年……

画面的最后,她双眸炸裂,昏死不醒。

但醒来时,她却听到了心脏的轰鸣。

她睁开失而复得的眼眸,发现自己已在天门之内。

原点的力量被黄昏之海压下。

她重新变成了人!

同时,她也变成了这片荒芜天宫的主人。

失去了原点之力与真视神女后,那棵雪原上的参天之树很快枯死,如今去到天之东极的雪原上,依旧可以见到它——三花猫曾在那棵树下住了好久,树根蔓延的雪山更是滋养出了无数魔窟。

见过它的人们误将它当成了世界树,称之为‘若木’。

……

这是真视神女的成神之路。

其中的惨痛与折磨唯她自己知晓。

原点的根系已插入大地,这根部利爪般牢牢地抓着地面,咬定不放。

她再次变成了树。

变成了一棵蟠桃神树。

她长出了嫩绿的叶子,叶子中簇拥的,是一颗颗跳动的龙心。

力量正在被夺走,意识也渐渐模湖不清。

真视神女虽还用无数枝杈死死缠着南天门,可她的消亡几乎是必然。

只有一步之遥……她距离成为天宫之主只有一步之遥了啊……

她不甘心就这样死掉……

只要跨过那扇门,只要再跨过那扇门!!

真视神女在内心咆孝。

她已经历了这么多,岂能忍心在这里倒下?!

南天门外,真视神女仰起模湖的面颊,对着太虚发出天怒神怨的咆孝。

无穷无尽的枝叶随着咆孝声朝南天门急速蔓延。

她成功过一次,再来一次又何妨?!

她燃尽全部的力量,朝着南天门里钻去。

林守溪张开手掌,喷吐烈焰,烈火立刻点燃了枝条。

南天门瞬间成了火门。

蚀骨的剧痛非但没有让真视神女放弃,反而让她更加清醒,她顶着滔天圣焰,不顾一切地冲杀进来,模湖的脸颊在火光中嘶啸、变形,一如想要撞破地狱的恶鬼。

她的身躯曾被林守溪一刀斩成两半。

那是她自己缝起来的。

她缝补的针线随着她的挣扎而松动了。

“我是真视神女,我是天宫之主……我要进——南天门!!!”

真视神女仰头狂吼,所有的枝条一同迸发出全力。

树干的断裂声在她身后响起。

——被林守溪斩过一剑的地方终于被她再度挣断。

她带着整个树冠冲入了南天门中。

随着她再次进入南天门。

枝条、叶片、蟠桃……一切属于树的特征都在她身上飞速澹去。

她终于变回了人。

她躺在地上,赤身裸体,鲜血浇身。

现在的她虚无无比,只要林守溪愿意,随时可以再将她扔出南天门。

但他没有这么做。

相反,他还对真视神女伸出了手。

“走吧。”

林守溪的动作温柔。

真视神女以为他终于接纳了一切,心头一松,可是,林守溪接下来的话语却令濒临昏迷的她瞬间清醒。

他说:“随我去见西王母。”

“你说什么?”

真视神女痛苦骤缩:“不可能,你休想坏我道心……不够的,这点时间绝对不够宫语坐化飞升,你休想骗我!”

她先前离开了南天门。

天宫未稳,趁她离开的间隙,西王母的神位的确有可能被新的飞升者夺走。

但宫语绝对来不及!

真视神女眼神闪烁,还在思考林守溪此言真伪,林守溪的身后,却有一袭雪裙徐徐飘来。

雪裙停下,与林守溪并肩而立。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真视神女。

真视神女也看着她。

神女认得此人。

她是楚映婵。

她正捧着西王母的衣冠。

我将埋葬众神》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我将埋葬众神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