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奇魔玄幻 >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 > 第210章 鬼灵少女

第210章 鬼灵少女

万籁俱寂的深谷之中,一道身影缓缓前行,逐渐消失在苍茫雪色之中,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足迹,也很快被大雪掩盖。

“雪谷中的灵气浓度,似乎提升了不少,细微的天地秘力,也正在朝着前方汇聚……”

江明脸色有些白,体内剑伤不断肆虐令他还是有些痛苦,毕竟是属于圣级的力量,即使是相距无尽时空的投影再投影,也不是他区区一个筑基修士能扛得住的。

不过如今不灭源光装死,江明也只能放任灵基中的那颗神秘种子缓慢汲取养分,为他消弭剑伤……而他自身则是慢悠悠踏着嘎吱作响的深雪,向山谷中深入,并感应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雪谷尽头的那处机缘地,终于快要开启了……除了玄星洞天等少数别有目的的势力外,其余各方修仙势力的真正顶尖筑基天才,应当都尽数汇聚在那里了。”

根据江明不断收集的信息来看,那处机缘地似乎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开启,而是每六十年黑石遗迹开启之时,只会准时开启一次,蕴含着莫大的好处,以往每一次开启,皆能造就出数位惊艳绝伦的绝世天骄,成为各宗的核心人物。

而这种灵气汇聚的情景,便是那处机缘地开启的预兆……如今那里怕是热闹得很,不知有多少天才聚在了那里。

这也是为何,江明之前没有太急于赶路的原因,以无痕的能力,只要不是跟人正面硬拼被击杀,想躲在人堆儿里应该还是不难的。

但只要想争夺这次机缘,一直躲在人堆里是不可能的,早晚得拼一波……

“只不过无痕这家伙竟然主动前来,冒着风险与各方天骄争这一波机缘,倒是挺让人意外……”

江明心中自语,本以为无痕进入黑石遗迹,是想浑水摸鱼混点好处就算了,却没想到这家伙的目的也在此处。

江明目中闪过思索之色,以他对无痕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出这种风头,更别提先前甚至遇到险些被人团灭这种糟心事了。

这其中一定有着他不知道的原因……

“是为人所迫,不得不替人来此争夺圣人经篇?还是自身困在瓶颈无法突破,来此寻求突破之法……”

江明目光闪动,若是自身穷则求变,想寻求不一样的路也就罢了,若是为人所迫而来……那他这老家伙,说不得要为自己曾经收留的这个小乞丐出头一番了。

当年在云梦山中,江明曾设想成百上千年后,他是不是会变成一个无情无义之人,现在看来似乎还有些早,遇到故人还是有些忍不住想出手……

“看来我还是个好人!”江明慨叹。

“不过也急不得,总得先把伤养好才是……狮子搏兔还需尽全力呢,面对这未知的各方天才,还要争夺那关乎圣人经篇的机缘,我自然也要以最强姿态应对才是。”

江明轻语,不断运转焚灵经,协助那颗种子,汲取炼化体内的剑意,在功法运转的相助之下,灵基之中光芒涌动,令那颗种子的力量似乎也强了些,能够更快速的汲取剑意。

随着这颗种子不断汲取剑意,它的模样也是越发饱满,顶端出现一个凸起的弧度,似乎随时都可能破开发芽……

“丹田中种地,还真是有意思……”

这般变化,江明也是闻所未闻,而意识深处的不灭源光也是沉寂无比,他也只能任由其发展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

半日后,天色渐暗,江明走入一片枯萎的密林,脚下白雪映着月光、周身一株株漆黑的干枯怪树林立,大腿粗的枝桠虬结弯曲,在幽暗的夜色之中,张牙舞爪的宛如魔怪一般,在俯瞰着江明这个异类。

江明抬头瞥了一眼这些怪树,其他地方都被冰雪覆盖,唯有这片树林光秃秃的,显得尤为怪异。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赶紧离开吧……”江明摇头,加快了脚步。

如今机缘将启,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了。

不过往往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就在他纵身跃起,准备从上空飞掠、避过这片树林时,一根漆黑的树藤,勐地从下方洞射而来。

休~

树藤穿过虚空,发出擦过空气的呜啸,速度快到了极点,粗大的枝条蕴含着恐怖无比的力道,枝头锋锐如剑,闪烁着幽黑寒芒,朝着江明狠狠地扎去。

“尼玛……”

江明眼皮一跳,打架就好好打,你别搞突然袭击啊,大晚上的黑不熘秋,跟恐怖片一样,换个普通人来还没被扎死,就被你吓死了。

“不过一只树精,还想找我的茬,胆子有些大的过分了啊……”江明冷笑,屈指一弹,一道金火剑指迸射,缭绕着刺目的火焰,立噼而下。

轰轰轰……

金火之力,本就克制木属性力量,在江明焚灵经的加持下,更是蕴含着可怕无比的杀伤力,当即便是将射来的树藤噼了个粉碎。

“哧……”

焚灵经与金火剑指交融,祭炼出的灵火恐怖无比,如附骨之疽向着那株怪树本体蔓延而去,瞬间便将其点燃成一团张牙舞爪的火球,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

休~休~休~

与此同时,整片怪树之林似乎都是被惊动,无数条漆黑的树藤暴涨,如暴雨梨花一般,齐齐朝着江明轰杀而来。

而下方,整片怪树之林更是爆发出刺耳的尖鸣,像是无数小妖在嚎叫……

“艹……虎落平阳被犬欺是吧!”江明忍着经脉中的疼痛,焚灵经竭力运转,准备把这片怪树烧个一干二净。

不过就在江明准备动手之时,一道有些急促而轻灵的声音,却是忽然在远处响起。

“定!”

哗~

虚空之中,一抹紫光荡漾,转瞬间化作一片涟漪,席卷整片怪树。

呼~

树藤携裹的冷风拂面,江明却惊异的发现,那些冲到半空中的树藤,却是齐齐停顿,仿佛被未知的神秘力量定在了虚空之中。

而下方的嚎叫之声,也是在顷刻间停止了下来,成百上千株怪树,竟是被一道轻飘飘的法术,直接镇压的不能动弹。

“这是什么高手?”江明心中震动,有些凝重的盯着远处虚空,逐渐接近而来的一道身影。

这片怪树每一株都拥有筑基期的实力,最深处的几株高大怪树,更是蕴含着筑基巅峰的威势……即使是江明,想处理掉这些怪树也要费一番功夫,而且更不可能以一道法术,直接将其镇压。

而这神秘来人,恐怕不简单……

“嗯?”然而仅仅片刻,江明脸上便是露出愕然之色。

他已经能看清来人的模样,竟然是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头上还别着一只蝴蝶模样的木头发卡,容貌清秀灵动,穿着一身紫黑色的纱裙,有种空灵神秘的美感。

而这小女孩儿的气息,竟是也仅有筑基初期左右……甚至还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是刚突破没多久。

虽然十一二岁的年龄,能突破到筑基初期,已经极其妖孽,但江明也知道容貌只是表象,谁知道这小女孩儿究竟多大了……而她展现出来的能力,才是最令江明震惊的。

一道法术,便直接镇压这么多筑基级别的树精,这可有些太妖异了……

“大哥哥,你没事吧!”小女孩儿有些手忙脚乱的停在江明身前,有些忐忑担忧的问道。

“额……没事。”江明虽然还抱着警惕之心,但他的神念已经能感受到对方的善意,脸上也是扯出一丝笑容。

“没事就好……”小女孩儿连忙拍了拍胸脯,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这些鬼树其实不坏的,只是这段时间可能路过的人太多,它们受到太多惊扰和毁坏,才下意识的对人类抱有敌意!”

“鬼树?”江明微微讶异,不是树精?

他倒是在一些典籍中,似乎见过关于鬼树的记载,是一种不属于生灵的鬼物,是某些奇异树种凝结地下鬼煞之气而形成的怪物,也算是某种宝物,能够炼制一些特殊的丹药。

不过以江明如今的修为和家底,对这些弥漫着恐怖片氛围的鬼树,没有丝毫兴趣……

随即他目光怪异的看着这小女孩儿,心中忽然对其身份有了些猜测。

即使这些鬼树不是正常精怪,但能以筑基初期修为,轻飘飘的将它们镇压,羽国之中似乎也只有一个宗门的修士,精通此道了……

六大福地之一,鬼灵宗,专修鬼煞之道,手段神秘莫测,传闻是宗内老祖从地下挖出的某本纪元前的古籍,才开宗立派,创立了此宗。

“应该八九不离十了……”江明心道,瞥见了小女孩儿衣衫一角,一枚不起眼的印记,正是典籍上记载的鬼灵宗标志。

“一路上都没遇见鬼灵宗的修士,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江明心道,看来这雪谷深处的机缘,果然非同寻常,连这鬼灵宗的人都吸引过来了。

根据各种消息,此宗向来低调,如果不是人数比逐月湖多,他们也许才算是羽国最没有存在感的宗门,几乎不主动与其他宗门有联络,传闻门中修士大多行事独来独往,并且性情孤僻,不喜理会外人。

“不过这跟传说中,似乎不太一样啊……”江明望着眼前灵动热情的小女孩儿,感觉传说有误。

休~

忽然,远处又一道气息急速接近,向着两人而来。

江明目光微凝,眼前的小女孩儿连忙道:“大哥哥不要担心,这是我师父!”

哗~

一道发须灰白的消瘦老人,从远处飞掠而来,挡在小女孩儿身前,有些惊疑的望着江明。

“这位道友……可是我徒儿有何处得罪?”老人一身漆黑衣袍,气息悠远绵长,显然是一名浸淫筑基境上百年的老牌修士,有些谨慎的拱手问道。

江明笑着摇头,向其解释了缘由,最后笑道:“你这位徒弟可不一般,也算救了我一命呢。”

“道友天纵之资,岂会被这些鬼树困住……”黑衣老人连忙摇头,道:“不知道友来自何方宗门,也是为雪谷深处的机缘而来吗?”

江明点点头,笑道:“自是如此,这机缘人人眼热,在下自然也免不了俗……我名张山,来自羽国之外的修仙宗门,花果山。”

“花果山?好有趣的名字!”老人身后,小女孩儿眼睛扑闪着说道。

而黑衣老人眼底则是闪过一丝惊色,他怎么从未听过有这等宗门存在?

“嘶~”

江明忽然脸色一白,嘴角扯了扯,忍不住轻轻抽了一口凉气,刚才只动了那一下手,体内的经脉就跟彻底撕裂了一样,疼的有些压制不住。

偏偏那该死的种子,还在汲取剑意,剑意涌动间令他的伤势被牵动的更加厉害……

“大哥哥,你受伤了?”小女孩儿惊讶道,眸中丝丝缕缕的紫光缭绕:“我会一些疗伤法术,说不定有用!”

“别!”江明连忙阻止,他现在就是个炸药桶,只有自己能化解,外人就算是结丹元婴修士,想治他的伤,也会先被爆发的圣级剑意噼死。

黑衣老人目光犹豫,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道:“道友若是负伤,继续往前走可是要慎重啊……此次机缘之争,恐怕激烈的很,羽国内外筑基境最强的天才都在那里,也许道友全盛时能与他们一较高下,但……”

江明不以为意的笑道:“难道两位前去,是有把握与那等绝世天才一较高下?”

老人神色一滞,随即无奈摇头:“自然不是,可是我们必须去!”

“我也必须去!”江明咧嘴笑了笑:“看来我们都有必须去的理由。”

“师父,我们和大哥哥一起吧!”小女孩儿担忧的望着江明,拽着老人的衣袖道:“他受的伤好像很重,我能感觉得到……”

“你……”黑衣老人头疼,自己这徒儿啥都好,就连心地也是好的过分,这在修仙界可算不上啥好事。

“好啊,路上说不定遇到什么事,我还能出把力!”江明咧嘴笑道。

老人翻了个白眼,显然不认为江明能真帮上什么忙,甚至心中将其看作一个年少轻狂的天才了,等到了地方碰碰壁,也许就知道离开了。

“好耶……”小女孩儿听到江明答应,也是兴奋地高举双手,被她师父瞪了一眼,才是悻悻的放下手臂。

就这样,三人便组成一个奇怪的组合,继续向雪谷深处而去。

路上,江明倒也弄清了两人的名字和身份,果然是来自鬼灵谷的长老与天才。

而就在江明和这师徒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时,黑剑却是忽然在储物戒中呼叫江明。

“怎么了?”江明疑惑:“研究那幅残图有效果了?这马上到地儿了,你能不能行……”

“那倒没有,万年前留下的残图,哪儿那么容易研究清楚……”黑剑讪讪道,随即连忙道:“我不是跟你扯这些的……我要说的是,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儿,她不是人啊……”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