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仙侠修真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冷溪在方才短短的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她第一次得到独尊无极阵盘,到她凑齐了乾坤八卦符箓,第一次通过乾坤八卦符箓催动阵盘,她一次次的使用独尊无极阵图战斗,她在无数个日夜感悟阵图,甚至她突破进入仙道领域,都在领悟阵图,而不是单纯的符箓。

很多人都认为,她之所以强,是因为师父给她炼制了独尊无极阵图,是因为阵图特别的契合她。

可她若是不去感悟阵图,怎么可能将阵图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独尊无极阵盘的了解程度,其实一点也不次于她对乾坤八卦符箓得了解。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一直要通过乾坤八卦阵盘连接独尊无极阵图呢?

独尊无极阵图毕竟与乾坤八卦符箓,只是契合,却不是相同的存在,仅仅因为那契合,不可能发挥出如此之强的威能的。

更多的,乃是独尊无极阵图对她的认可!

她在这一瞬间想明白了许多,突然,她的周身,一张张符箓向外飞出,她尝试着让她自己成为阵图的一部分。

一道道光芒更是从她的体内涌出,落到这阵图的四周。

霎时间,整张阵图都疯狂的晃动起来,一道道更加璀璨的从阵图的四面八方,从阵图的每一处地方亮起,飞落到了她的身上。

在这一瞬间,冷溪甚至生出一种错觉,她的阵图也是有生命的,她的阵图完全认可了她!

甚至她的仙山,都随之暴涨,瞬间攀升了五丈的高度,达到了四百九十丈的高度。

她在刚刚的一瞬间,明悟了太多太多。

在地仙境,达到她这等高度之后,仙山想要再提升一丈都难如登天,更不要说一次提升五丈的高度了。

阵图之中,棋阵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眼前的阵图还是之前的阵图,可他感觉,阵图似乎升华了一般。

不好!

他勐然瞪大双眸,这阵图,这阵图与冷溪完全融为了一体,他的阵法不再是针对冷溪一人,而是针对的对面的阵图以及冷溪。

针对的力量陡然间增大,一时间,他在下方布置的大阵都疯狂的晃动起来,甚至连带这四周的大地,也疯狂颤抖起来。

忽然,下一刻,整个大阵轰然炸裂开来,一块块布置阵法的玉石、仙晶在这恐怖力量冲击下,向着四周迸射而去,下方的大地在这爆炸的力量冲击下,轰然炸裂无尽的尘土冲天飞起。

棋阵在这一瞬间,体内的气息更是疯狂翻涌起来,他的身上,宗阵所留下的人阵,在下方的大阵炸裂的瞬间,也随之轰然炸开。

他是大阵的一部分,大阵炸裂,他自然也会跟着炸裂开来,一块块血肉更是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只是一瞬间,他整个人已是奄奄一息。

“不好!”

无阵仙君看着突然间被重创的棋阵,面色大变,身形一闪,已是飞落出去,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正在飞落的棋阵下方,一把接住棋阵,随之浩瀚无尽,同时又无比柔和的仙气从她的体内涌出,进入棋阵体内,将阵法爆开反噬所产生的力量平息下来,同时急速修复着棋阵受损的躯体。

一个个极阵教的弟子们,却仿佛是被人施展了定身的法术一般,呆呆的望着身前。

刚刚,棋阵还占据着优势,怎么转瞬间,棋阵的阵法便爆开了?

难道棋阵的阵法有问题?

可是棋阵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在他们极阵教都能够排入前十,他布置的阵法怎么可能出现问题呢?

何况,即便是阵法出现了问题,那也是大阵爆开,棋阵怎么会受到怎么重的反噬。

众人完全想不明白。

虚空之中,更是有不少人一脸的绝望,甚至有人痛苦的闭上双眼,险些从虚空中栽倒下来。

棋阵输了,这可是他们极阵教的最后一人,也就是说,他们输了。

他们之前,可是押注他们极阵教获胜的,而且他们其中不少人,还是押注了不少的,真是又押注全部身家的,如今,全部都输没了,没有这些资源,他们以后要怎么修炼!

人群中,甚至还有两位归仙境的存在,感觉着气血直冲脑际,那些人是押注输了,他们两个可不同,他们两个,可是开了赌坊的,那些百峰教的人,都跑道了他们的赌坊中押注,如今,对方赢了,他们可是要赔钱的。

如果全部都是灵石、仙石还好,有很多人是押注的资源,比如仙草、仙矿之类的,别人要的也是同等级的资源的,他们去哪里找这么多资源赔偿的!

棋阵,怎么就输了呢?

棋阵刚刚分明是占据了优势的。

可无论如何,棋阵输了,他们就要赔钱,不赔钱,百峰教的高层直接去找他们的教主,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虽然棋阵伤势极重,可无阵仙君乃是真仙境的存在,只是瞬间功夫,他身上的伤势已是稳住。

无阵身形再次一闪,已是出现在太上长老和极阵教主面前,低声道:“棋阵遭受反噬的力量太强了,虽然,我帮他暂时稳住了伤势,可还需要时间,再给他治疗一下,如此一来才不至于留下暗伤。

师叔,教主,我先带他去疗伤。”

无阵说完,他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棋阵的伤势真的很重,若是让归仙境去治疗,都不能保证,不让棋阵留下暗伤,所以只能由真仙境的他出手了,他也是极阵教真仙境之中,最为擅长治疗伤势的。

几人听到无阵说棋阵不会留下暗伤,这才放下心来。

太上长老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忽然低声道:“旁门左道便是旁门左道,倘若他使用人阵,也不至于搞成这般模样。正统的大阵,便是阵法被迫,也不至于让操控阵法之人,伤成这样。”

她虽然没有施展隔音法术,可她的声音却也只是传入绝阵仙君几人的耳中。

说罢,她身形一闪,直接离开此处。

绝阵仙君看着师叔离开的背影,脸上却没有多少认同之色,倘若棋阵没有施展人阵早已败了,若是在外与人交手,败了与死没有什么区别!

何况,棋阵的阵法,只是三天时间布下的,倘若给棋阵更多的时间呢?

还有,宗阵他的理念,是传统的大阵需要时间布置,所以他才研究人阵,而棋阵乃是将人阵与传统的大阵融合,这应该不是宗阵的理念,所以棋阵才会被重创。

倘若棋阵,只是施展人阵呢?

极阵教主却是神色肃穆的看向众人,他从一开始便是知道,他们大教的人与百峰教切磋,而且还知道他们大教的人,都在输,他觉得输了也是好事,给大家提个醒。

让他们别以为,从中洲来到东洲,便觉得高人一等,觉得他们比中轴的人修士要强!

可是,眼下,他们却输的有些太厉害了。

便是提前三天布下阵法,也输给了别人。

他原本想的是,今日取胜之后,也再敲打一下众人,你们能够取胜,是因为你们布置了阵法,你们多了一个阵法。

然后再说一下,众人战斗中的问题,什么战斗经验少之类的。

结果,今日,他们又输了。

看看,他们极阵教的那些弟子吧,一个个的,双目无双,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这个时候再敲打他们,他真的怕让这些弟子们都失去了信心。

罢了,还是回去找一下教中的高层,让他们一边慢慢安抚这些弟子,一边慢慢敲打吧。

“都回去吧。”

极阵教主一挥手,转身向着远处飞去。

而百峰教一方,此时已是爆发出一声声的欢呼声,其中还夹杂着一道道失望的叹息声。

“赢了啊,我就知道,冷溪师姐能够赢的,我怎么就只押注了那么一点的,反正对方也接收各种资源的押注,我应该多押注一些的!”

“哈哈,我可是押注了全部的身家的,这一次发达了!”

“我也是,我明明觉得师姐必胜,可还是不放心,只是押了一半的身家!”

“好了,你们能够赢就很好了,我是一两都没押!”

“没有押注也是对的,其实这一次冷溪师姐也胜的很险,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吗?冷溪师姐在取胜之前,其实已经完全处于劣势,甚至都已经受伤了。

倘若不是师姐又突然间明悟了什么,战斗之中突破了,冷溪师姐不见得能够获胜的!”

“是啊,我也觉得危险,而且,冷溪师姐能够获胜,更像是,对方出了问题,否则的话,即便冷溪师姐突破,也不见得能够获胜的!”

“这种押注,还是危险,以后还是要少押注的好。”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咱们是赚了,走,去找极阵教拿钱的!”

极阵教的一个个弟子们是憋屈到了极点,输给了百峰教丢脸不说,他们的钱还全部都陪了进去。

没有了钱,没有了资源,他们以后修炼都成问题。

极阵教主,也知道他们极阵教的弟子们都押注了,甚至很多弟子押注还极多,甚至间全部身家都押了上去。

这些押全部身家的,有的是将自己不用的东西都押注了上去,有的是真的押注了全部身家,自己用的法宝甚至都押了上去了。

既然敢押注,那便要想好了,输了之后的后果。

倘若只是少数一部分弟子押注输了,他也不会管,让这些弟子涨点记性也是好的。

可问题是,押注的弟子实在太多了,这些弟子们,输光了之后,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资源修炼了。

影响修炼,这绝对是他不想看到的,可他又不能直接将这些修炼的资源补偿给弟子们。

那些弟子们输的是不少,可他们极阵教乃是传承了接近两百万年的大教,不知道积累了多少资源,开动宝库将这些资源都补给这些弟子们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可是问题是,将资源补给众人,那岂不是在告诉这些弟子,你们尽管输,输了以后,有大教给你们兜底。

那以后他们极阵教的风气可就坏了,最后他只得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可以借资源给弟子,这些资源以后,弟子们也必须要还,而且还要带利息。

但是这样一来,也会显得他们大教有些不近人情,弟子们都输了,借资源,还要利息?

所以他还补充了一条,那便是,这些利息,若是与百峰教,同修为境界的人切磋,是可以抵消的。

甚至获胜之后,还可以直接抵消一部分资源。

这一战,他也是意识到,他们极阵教的弟子,与别的正常宗门或者是大教的弟子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所以他也鼓励他们极阵教的弟子,与百峰教的人切磋。

随着教主颁布的指令下达,一时间,一个个极阵教的弟子们纷纷找上百峰教的人,提出切磋,甚至这个切磋都需要排队。

没办法,百峰教的人毕竟不如他们极阵教的人多,再说,百峰教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切磋有兴趣,他们其中不少人更是刚刚赢了一大笔,拿到这么多资源,正是修炼的时候,哪里有时间答应切磋。

除此之外,还有少部分人,他们虽然有空,可是却没有人想要同他们进行切磋,比如说项子御、冷溪、言有蓉她们。

这五个人,可是将极阵教地仙境都杀穿了的人,他们去切磋那不是找虐吗!

切磋若是获胜,是有奖励的,可以直接抵消一部分借的资源,他们自然想要取胜。

和这五个人打,没有一点胜算,那谁打!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百峰教的变态如此之多,他们明明已经避开四宝峰的五个变态了,可很快他们发现,四宝峰中恐怖的存在不止是这些。

还有真没廖佑娣、烈炎、沉立地之类的,一个个也是极强,全部都拥有将他们的地仙境杀穿的实力。

一天过后,他们甚至都有些怀疑人生,怀疑起了自己。

他们真的有这么差劲吗?

极阵教主也是无奈,这个百峰教是怎么会事,怎么还有这多天才人物?

再这么下去,他们极阵教的弟子的信心,真的要被打没了,他现在,急需给弟子们一些信心,没有办法,他为了赢,为了让极阵教的弟子们重拾信心,只能让几个归仙境的弟子挑战了。

原本他是没有打算让归仙境的弟子们切磋的,毕竟归仙境的存在,战斗起来,那动静有些太大,一旦有人受伤,那伤势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六大异族便会攻来。

再则,百峰教在归仙境的弟子总共也没有多少。

但是,为了赢,为了让弟子们重拾信心,只能让归仙境的弟子们去挑战了。

可是,第二天,一个个坏消息再次传来,他们百峰教的人又开始失败了。

百峰教的那些归仙境,一个个的,在同修为境界之中,战力也强大的可怕。

归仙境分为,前期,中期和后期还有巅峰期。

百峰教的那些归仙境几乎都是前期的存在,他们自然也只能派归仙境前期的弟子们前去与百峰教切磋。

可是,然后,这些弟子们再次开始失败。

然后还有一个叫做若云的女修,更是强的恐怖,她乃是归仙境中期的存在,而他们极阵教归仙境中期的弟子,更是被那个若云,一个人便给杀穿了!

若云当初便是百峰教内第一个突破进入归仙境的存在,她可是转世大能,即便走的道路与前世不同,可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修炼起来速度既然比其他人要快不少。

尤其是,她还进入过沧海桑田之中,在从沧海桑田之中离开之后,她便突破进入了归仙境中期。

还好,之后极阵教在归仙境后期的弟子与百峰教交手之后,他们终于扳回了一成,获得了胜利。

主要是,对方在归仙境后期的,就只有一个女弟子。

过后,极阵教主更是得知,那个归仙境后期的女弟子,严格意义都算不上百峰教的弟子。

百峰教合并了一个叫做万仙教的大教,这才成为了大教,而那个归仙境后期的女修,乃是万仙教的人。

这等于时候他们面对百峰教的时候仍旧是失败。

不过,慢慢的,随着他越来越了解百峰教,他也能够理解了。

原来,百峰教如此之强,原来之前战胜他们的那些人,在金丹期那都是大到金丹期极限,或者无限接近金丹期极限的存在,他们在地仙境的各个时期,那也都是最为顶尖的存在。

他在得知百峰教是如何挡住一个个敌对大教之后,他甚至都有些不可置信,有些无法理解。

百峰教,怎么能够诞生如此之多的天才?

难道,真的是因为,百峰教最近一直都没有出现的百峰教主?

他如今也已是得知,曹振之所以能够成为百峰教的教主,乃是因为他之前做过的事情,更是知道曹振前世乃是一个转世大能,甚至很多人都怀疑,曹振是达到了金仙境的转世大能!

当然,除了这些绝世天才之外,百峰教还有不少天才,天才的数量绝对比寻常大教要多,但是那些天才,便是真正的,或者说是正常的天才了,没有展露出那么恐怖的战斗力。

百峰教虽然一直在和极阵教切磋,甚至极阵教的人之前都输给了百峰教不少资源。

可因为两个大教的高层,可以叮嘱,甚至一直有人在盯着下面弟子们的切磋,所以两个大教的弟子之间的关系倒是没有出现恶化的情况,甚至有一些弟子们因为相互切磋,而惺惺相惜,成为好友。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已是过去,棋阵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虽然还无法恢复到巅峰装填,可正常修炼,生活已是不受影响了。他也回到了他的洞府之中。

可他前脚才刚刚回到洞府,后脚,绝阵仙君便找了过来。

“师姐。”棋阵看到走来的绝阵仙君,顿时低下头,虽然已经多次道歉,可还是一脸自责道,“是师弟无用,给我们极阵教丢人了。”

“过去的事,便不要提了,输了便是输了,再好好修炼,打回来便是。

今日,我来找你,是想要问你另外一个问题,关于,那日冷溪和你交手,对方的阵图。

当日全城观看了你们两人交手的情况,我总是觉得,冷溪的阵图不只是克制阵法那么简单,你的阵法我也知道,即便只是用三天时间炼制的阵法,威能也不应该那么弱才是。”

绝阵仙君当日战斗结束之后便想要询问这个问题了,不过,师弟受伤那么重,她也无法询问。

而之后,她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冷溪所使用的阵图的传言,只是她有些无法相信,所以等到今日,师弟恢复的差不多搬回洞府,她第一时间便找了过来。

“师姐,你果然也看出来了。”棋阵回忆着当日的一战,脸上露出一道惊叹之色道,“我感觉,那个冷溪的阵图,不止是克制着我的阵法,也克制了我的阴阳之气。似乎在阵图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克制。”

“阵图中的一切都会被克制,果然是这样,传言果然没错。”绝阵仙君脸上露出一道惊叹之色。

棋阵顿时一脸好奇的问道:“师姐,您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传言?”

“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大秘密了,只是你一直在养伤,所以你不知道罢了。”

绝阵仙君一脸感叹道:“在你被击败之后,我们极阵教的弟子一直在和百峰教的人切磋。

其中有一部分弟子,可能因为押注输的太多,在切磋的时候,还是不服气,说百峰教是算计他们,特意拿出了一件针对我们极阵教,克制我能阵法的阵图。

然后百峰教的弟子们都不服气,说那阵图,是进入其中的任何人,都会被克制。

之前,冷溪已经用那阵图与东洲的许多人战斗过,所有进入阵图之中的人都会被克制。

他们百峰教有修炼阵法一道的,可也只是少数,他们其他的人不知道,可你我都是修炼阵法一道的,应该清楚,想要让一张阵图,便的克制所有的一切。有多么的艰难。

甚至,在我们极阵教内,都没有人能够炼制出那种阵图,即便是,当初那般惊艳的图阵仙君都没有做到。

我看到过他的一本手记,其中有说,他炼制了一种阵图,可以克制天下间的大部分力量,可是唯独有一种力量无法克制,若是他能够找到,克制那种力量的办法,或许他便能够走到最后一步。

不过,他没有说是什么力量无法克制,也没有留下那阵图,因为他觉得那阵图并不完美,而且,后来他发现,他怎么也无法找到克制那种力量的办法。

所以,他放弃了研究那阵图,转而研究其他的阵图炼制之法。

而我们极阵教内,也有可以克制被人的大阵,也可以做到,克制进入大阵之中的一切。

但是那需要借助天地之里,不知正统的大阵。

可如今,百峰教的人却做到了,炼制的阵图,能够克制所有进入阵图之人,这便恐怖了!

所以我才来向你求证。”

棋阵却是注意到了师姐后面所说的话,脸上露出一道惊异之色,失声道:“师姐,你说百峰教的人炼制的阵图,难道说,冷溪手中的阵图是……是他们百峰教的人炼制的?是谁炼制的?”

“还能是谁,便是百峰教的教主,那位被怀疑是金仙境转世的大能!

不过我想也不需要怀疑了,能够炼制出这等阵图之人,应当是金仙境无意了。”

“是他!金仙境转世的大能!”棋阵听着师姐带来的消息,消化了许久,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师姐,你是不是想要,去百峰教,了解一下那阵图是如何炼制的?想要研究一下那阵图?”

“我自然想去,可是那等阵图,别人怎么可能交给我们?那等阵图,必定是他们用力镇教的宝图!”绝阵仙君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师姐,那等阵图一般人,轻易是不会传授,但是,百峰教的情况,你有没有发现,他们有些穷。

之前他们面对黄泉教的时候,甚至还特意抢了黄泉教的药材宝库。所以,我们若是答应给他们足够的资源,他们不见得会拒绝我们。

不求他们直接将如何炼制阵图传授给师姐,即便是,稍微提点一些,或许便能让师姐茅塞顿开。”

棋阵想了想劝解道,“师姐,对方是金仙转世,您去请教对方,也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可问题是,对方为什么要指点我呢?给对方资源?那需要给对方多少资源,才能让对方满意?我虽然不算穷,可我身上的资源,恐怕也无法打动对方。

何况,那百峰教的教主,如今还在闭关之中。我听说对方似乎是在炼丹,而且,我还听说,对方炼丹上的造诣,似乎还在炼制阵图的造诣之上。”

绝阵仙君说到这,自己脸上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对方能够炼制出如此阵图,对阵法的研究必定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了,而且,教主这一段时间,在百峰教布置阵法,其实就是将他们极阵教当初的守山大阵,根据百峰教山门的情况,布置在百峰教。

然后,教主竟然说,百峰教存在的不少阵法很特别,尤其是其中有一处金光阵,虽然威能不大,却是奇妙无穷。

而教主询问百峰教的人,更是得知,那些非常特别的阵法,包括金光阵,全部都是百峰教的教主曹振所布下的。

这样的人物,百峰教的人竟然都说,他更加擅长炼丹,那他的炼丹术要何等的逆天!”

“是啊,我也无法想象。不过,师姐,出现如此一位擅长炼制阵法之人,而且还转世大能,他越是神秘强大,他能够帮到你的可能性便越大,师姐,等对方出关之后,你怎么都要去试一试。

如今,我们人类遭受六大异族的攻击,百峰教的教主,因为这特殊的情况,会出手帮你呢。”

“或许吧,不过,还是要等对方出关。”

绝阵从棋阵这里得到答桉之后,很快离开。

她是真的着急,她已经许久没有寸进了,她甚至已经找不到前进的道路了。

甚至,之前,在师叔劝她的时候,她一动动摇过,是否不再坚持。

可在冷溪出手,在得知冷溪的阵图的强大之后,她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

她一直都在走阵图之道,她坚持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只有有一丝的可能,她也要去尝试一次。

不过,如何让对方帮她,却是要好好想一想办法了。

绝阵没有如同往日一般飞行,而是迈步行走在,百峰教内,一边走一边思索着。

忽然,他的身前出现一道道陌生的人影,百峰教虽然人数不如他们极阵教多,可毕竟也是一个大教,她也不可能认识百峰教的所有人,甚至他们极阵教的弟子,她有许多都没有接触过,也不认识。

她遇到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正常,特别之处,在于这些人的服饰却不是百峰教的教服。

这是哪个势力的人?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对方身上,这些人之中,为首的乃是一个,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发自骨子李的自信的男子。

嗯?

归仙境?

他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目光又落到了后面的几人身上,这些人,则是地仙境了。

而且,陪同之人,她也认识,是百峰教的副教主聂劫,百峰教的那些事物也都是又聂劫来处理的。

如今,百峰教的教主曹振闭关,聂劫也算得上是百峰教地位最高的几人之一了。

由聂劫亲自陪同,对方的身份必然也不简单。

几乎是同一时间,聂劫等人也发现了极阵仙君,聂劫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道笑容,向着一旁的皓月星君介绍道:“皓月教主,这一位,乃是极阵教的绝阵仙君,真仙境后期的存在。”

说着,他感受到绝阵仙君注视的目光,立刻介绍道:“仙君,这一位乃是我们东荒另外一个大教,东荒教的教主皓月星君。”

“星君?”绝阵闻声,目光再次落到了皓月星君身上,双眸中闪过一道疑惑之色,这个皓月星君,的确是归仙境没错。

一个归仙境,怎么敢自称星君的!

星君这个称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用的,唯有进入真仙境,才可以自称为仙君。

而一些人,他们不喜欢用仙君的称呼,有的自称为什么剑君,有的自称为什么魔君,也有一些自称为某某星君的。

这个皓月,只是一个归仙境,怎么能够自称星君呢?

聂劫似乎知道绝阵仙君在疑惑什么,主动开口解释道:“仙君,皓月星君,乃是一位转世大能,皓月乃是他前世之名,我们也习惯了称呼他为星君。”

又一位转世大能?

绝阵仙君闻声,眸光闪烁。

一旁,皓月星君却是轻轻摇头道,“聂劫,没有必要称呼我为星君,等我进入真仙境,你再这般称呼我便是,而且,以后你恐怕要称呼我为东荒仙君。”

说罢,皓月星君却是向着绝阵仙君一拱手,主动道:“见过绝阵道友。”

绝阵闻声也会过神来,同样一拱手道:“见过皓月道友。”

对方乃是转世大能,而且如今还是一个大教的教主,她自然也会以道友相称。

她看了一旁的聂劫一眼,主动问道:“不知道,皓月道友来到这里是要……”

她是要找百峰教的曹振请教的,所以,在这一段时间,她觉得,她即便是一个仙君也有必要,先给百峰教的其他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说不等,到时候便能有些许的帮助,虽然这种可能不大,可多与百峰教的人接触一下,总是没错的。

聂劫闻声,眼中顿时露出一道诧异之色,绝阵仙君虽然不是那等清冷的性格,可对方毕竟是一个仙君,也有自己的高傲的,以他对绝阵仙君的理解,绝阵仙君可不是这等会主动搭话的性格。

不过,绝阵主动开口也算好事,他心中一动,直接开口道:“说来也巧了,皓月教主他这一次前来,其实还真的有事想要询问贵教。

事情是这样的,仙君你也知道,如今中洲的大教都开始进入四大洲了,其中也有一些大教进入我们东荒。前些日子,又有两个大教进入了我们东荒。

可是,他们踏遍东荒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山门,所以他们两个大教都找到了东荒教。想要与东荒教共用一个山门。

东荒教也清楚,如今的情况,他们也应该为我们人类做一些贡献,他们也同意与另外一个大教共用一个山门。

可是,一次来到两个大教,这便难办了。东荒教的诸位一直都在我们东洲,对中洲的大教并不熟悉。

所以他们才想要前来询问一下贵教,那两个大教的情况,毕竟,贵教是来自东洲的,对那两个大教更加的熟悉。”

他原本是想带着皓月星君,找极阵教的副教主询问一下的。毕竟他与极阵教的副教主一直在接触、协调,他们两人更加熟悉一些。

如今,绝阵仙君询问,他也没有隐瞒的道理。

绝阵仙君理解的点了点头,一个大教,让另外一个大教加入进来是很麻烦的,他们极阵教和百峰教的教规森严,教内的弟子也都很是守规矩,而且他们两个大教的高层也都一直注意着下面的弟子,可即便如此,他们两个大教的弟子,也是发生过几次冲突的。

若是两个大教理念不合,又或者是,收留了一个比较自私的大教,的确很麻烦。

她有些好奇的询问道:“是哪两座大教?”

皓月星君眼看对方询问,直接开口道是:“驭兽教以及净月教。不知道,绝阵道友对着两个大教可否了解?”

绝阵仙君微微点头道:“都算是了解,甚至,驭兽教中还有一位我的好友。

这两个大教,驭兽教存在了一百六十多万年,净月教存在的时间要长一些,存在了一百八十多万年。

其实这两个大教的弟子数量都不算特别多,尤其是净月教,他们的弟子数量,在中洲的大教之中是出了名的少。

而驭兽教的弟子虽然少,但是还是比净月教的人要稍微多一些的,除此之外,驭兽教乃是以驾驭异兽为主,走的是兽之道,所以他们驭兽教会饲养许多的异兽。

异兽多了,自然少不了要让异兽到处乱跑,需要一些空间。

不过,驭兽教的弟子,在外的名声却是极好的,也没有驭兽教弟子,违反信诺的事迹流传,他们的教主,也绝对的正派。

而净月教,他们也不会做那等不要脸的事情,平日里行事也算正派。不过嘛,净月教的人并不是和别好接触。他们大教的弟子,都比较高傲、孤僻,然后规矩比较多。

还有一点,便是极端的护犊子。他们大教的人与别人发生冲突,他们不会和别人讲道理,他们只会认为,不管什么原因,你们得罪了我们的人,那你便是我们的敌人。

所以……

两个大教的情况,你们自己做出决定。自然,你们也可以再去询问一下我们大教的其他人,你们会得到差不多的答桉。”

她并没有因为御兽教有她的好友,而特意帮驭兽教说话,她所说的都是事实。

“多谢绝阵道友,如此我便大体有决定了。”

皓月星君并未立刻做出决定,毕竟这只是绝阵一家之言,而收留一个大教乃是极其重要的,甚至会影响他们自己大教的未来的大事,他不可能只是询问绝阵一人。

他还是让聂劫去帮忙询问了一下极阵教的副教主,同时还找到了若云。

那青云教、寻真教都是在东荒的,当初曹振也是与这两个大教接触了许多,虽然曹振闭关了,可是若云还在,若云也认识这两个大教的人。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