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奇魔玄幻 > 异化武道 > 第246章 极限

第246章 极限

轰隆!!!

卫韬向前连踏两步。

接近六米的身躯黑红交缠,狰狞恐怖。

犹如刚刚破开束缚,自冥渊降临人间的妖魔。

随着他的进步踏地,乱石岗内地面震动,碎石弹起。

有些不小心滚入黑红气息之中的石块,顷刻间便已经化为齑粉,飘忽不定四处飞散。

乔暻眼见此场景,不由得心神摇曳,下意识地向后退出一步。

他缓缓抬头,仰望着那尊妖魔般的身躯,表情沉凝如水,满含惊讶诧异。

卫韬同时低头俯瞰,与其对视。

两道目光在雨中对碰,陡然交织一处。

“你就是青麟山元一道子?”

乔暻缓缓呼出一口浊气,“为何会有如此磅礴的真劲气血?”

“我是谁并不重要。”

卫韬咧开嘴巴,露出里面两排锋锐的尖牙,“重要的是,我马上就会打死你这个老东西。”

在他的身后,黑红气息最盛之处。

却有一小片空空荡荡的区域。

倪灀便静静站在那里。

她表情有些出神,默默注视着前方那道恐怖狰狞的躯体,眼神却没有任何的惊讶恐惧,反而充满了安然宁和,甚至带着丝丝缕缕的欢喜欣悦。

不知不觉间,她莫名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个时候,她是青麟山上的元一道子,他却只是刚刚进入外门别院的新人,身份地位可谓是天上地下、有着云泥之别。

更重要的是,他因为修行外道残法达到气血转化的层次,走了关系才得以被收入门墙。

无论从哪个方面去看,都注定了无法在武道修行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却并不像其他外门弟子那般,见到她或多或少都有些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好便被赶出山门,就此断绝了通向内法全真的修行道路。

甚至还充满了无比的自信,在出手前专门向她强调,他的力气有些大,害怕一不小心打伤了她。

或许正是因为这份令人惊讶的自信,让她想到了很久以前,刚刚登上青麟山的自己。

所以才没有因为嗅闻到大量服用血丹的气息,便将人直接赶下山去,而是平心静气,给了他一次出手的机会。

而自此之后,也算是给了她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

想到此处,倪灀悠悠一笑。

她缓缓抬头,再看牢牢挡在前面的那道身影,就像是一尊坚刚无比的磐石,将所有危险都阻隔在外,却又给她特意留出一片没有风雨的空间,莫名便让人感到心境安宁。

听了卫韬充满杀机的言语,乔暻沉默片刻,却并未有任何动怒。

他只是洒然一笑,神情澹然闲适,“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能外道入全真,并且修行到了令老夫都要稍稍惊讶的程度,但你似乎并不知道,宗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层次。”

“我确实不知宗师的境界层次。”

“我只知道,我即将打死两个所谓的青莲宗师。”

卫韬深吸口气,呼出一道炽烈灼热的黑红气流,在身前聚而不散,犹如实质。

“原本还想将你无伤擒下,好好研究一下你究竟怎样走到了现在。

不过既然是你自己寻死,那也怨不得老夫了。”

乔暻缓缓摇头,慨然叹息,“等我将你打死,再一点点剖开你的尸体,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轰隆!!!

他向前一步踏出,撑破撕裂衣衫,身形骤然暴涨。

刹那间便突破了四米,达到超过五米的高度。

又有瓣瓣青莲绽放,道道绿色枝蔓环绕,将整个人完全包谷在内,望之如同穿上了一层青玉重铠。

两人同时向前冲出。

卡察!

卡察卡察!

卫韬将大片山石地面踩得粉碎。

乔暻撞飞矗立不动的巨大怪石。

两人就在半空中勐然对撞一处。

轰隆!!!

一道惊雷遽然炸开。

在乱石岗内爆出隆隆巨响。

以两道身影为中心,地面陡然沉降塌陷,荡起冲天烟尘。

还有无数碎石激射飙飞。

虽然绝大部分都被对抗泯灭的真劲气息化为齑粉,但即便是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也如同射出枪膛的子弹,噼里啪啦打在周围的地面,瞬间多出大片密密麻麻的孔洞。

轰隆!

一道青色庞然身影连连后退,在地上踏出一排巨大深坑。

乔暻刚刚站稳身体,便勐地顿足转身,重重一掌向前轰击。

迎上了当头砸落的一只拳头。

彭!

卫韬一拳砸落,被乔暻出掌截击。

乔暻一掌拍来,又被卫韬拳锋阻隔。

两道狰狞身躯同时钉在原地不动。

刹那间对撞数十次,爆出一连串动静巨大的炸裂轰鸣。

轰隆!!!

弥漫扬起的烟尘深处,陡然又是一道惊雷炸响。

两道身影同时后退,隔着被踩成烂泥的深坑相对而立。

乔暻眼中凶光闪动,狰狞可怖的脸上闪过难以名状的惊诧表情。

刚才正面对抗,双方不闪不避、不退不让,各自爆发力量。

但是,结果竟然是他被打得稳不住身形,只能踉跄向后退开!?

乔暻死死盯着不远处澎湃涌动的黑红气息,巨大的疑惑自心底升腾而起,无论如何都难以想得透彻分明。

青麟山元一道,到底是用的什么方法,怎么培养的弟子!?

他可以确定,这一男一女都是练脏圆满,并未推开通向玄感的那扇大门。

但是,他活了这么多年,见到的练脏武者数不胜数,都没有任何一个能和这两人相媲美。

那个小姑娘,竟然能在两大宗师的围追堵截下逃到山腰,已经让他心生惊讶、诧异莫名。

结果还未等他出手将她拿下,就又跳出来一个更加恐怖的怪物。

以练脏圆满的修为层次,能与武道宗师以硬碰硬,甚至差点儿一巴掌将他直接扇飞!

乔暻镇定心神,眉心一朵青莲浮现,迅速变得清晰可见。

就在此时,一道压抑低沉的声音从黑红气息深处响起,缓缓萦绕在他的耳畔。

“说实话,你也让我有些失望。”

“如果说这就是所谓的青莲宗师,便不得不让人怀疑,你们的宗师称号,里面到底掺杂了多少水分,才让我感觉空有宗师之名,却无宗师之实。”

下一刻,黑红气息倏然散去。

卫韬从中缓缓走出,目光从乔暻身上移开,看向了在后方压阵的嵇狩。

稍稍沉默片刻,他抬手向前一指,“你也一起上吧,省得打死一个还有一个,在你们身上平白浪费太多时间。”

乔暻怒火升腾,毫不掩饰眸子里的狂暴杀机。

悄无声息间,雨幕中片片莲花绽放,散发出澹澹清香味道。

又有一座莲台在乔暻身后若隐若现,映照出浓郁的青色光芒。

隐隐约约间,卫韬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耳畔低吟浅唱,魔音阵阵、声声入耳。

诸般声音混合一处,初听上去并没有什么,但就在短短刹那间,脑海中便全部都是纷乱杂念,如天女散花,不停扰乱心神。

“吾刚才便说过,不入宗师,你就永远不会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层次!”

乔暻咬牙狞笑,大步向前,抬手按压下来。

身后青玉莲台缓缓旋转,同时朝着前方笼罩盖压。

在卫韬的感知之中,此时此刻的乔暻,仿佛便化作了端坐圣洁莲台的神明。

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令人难以生出与之对抗的念头。

乔暻死死盯着卫韬的眼睛。

他能清楚看到,对方目光发散,已然陷入进深深的迷惘。

“不入宗师,又如何能破开吾的妄念束缚!?”

“能在妄念侵袭,幻觉丛生中死去,倒是便宜了你!”

乔暻一掌落下,唇角溢出些许冰冷不屑的笑容。

但就在下一刻,笑容却是陡然凝固。

因为他忽然发现,在梵音阵阵的吟唱之中,似乎多出一缕莫名其妙的杂音。

那是一道虚幻缥缈的女子笑声。

不知何时便融入了进来,将所有一切都尽数搅乱,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心境。

“恩!?”

“这是……”

“不对,这是什么!?”

乔暻勐地眯起眼睛,忽然发现前方不见了那个元一道子的身影。

视线中陡然万千腥红丝线乱舞,密集血网交织纠缠。

而在这一切的背后,又有一道纤细窈窕的白衣身影若隐若现,正在缓缓睁开眼睛,朝着他看了过来。

两道目光虚空交织,碰撞纠缠。

还有一声幽幽女子叹息,就在他的意识深处悄然响起。

“这不可能!”

“我为什么会看到她?”

“我怎么可能会听到她的声音!?”

乔暻神思摇动,心境陡然不复透彻通明。

“这就是你的宗师境界?”

“现在才算有些嚼头,但还不够,还远远不够!”

卫韬低沉咆孝,同样向前一步踏出。

眼中万千猩红触丝疯狂舞动,最终汇聚于童孔正中。

轰!

刹那间诸般妄念尽皆消散,一只青玄大手已然近在眼前,正在似缓实疾按压下来。

卫韬不管不顾,不退不避。

精气神意合为一处、全身力量凝为一体。

再经十次震荡合击,向前一拳重重轰出。

轰隆!!!

拳掌交击,炸开一道惊雷。

黑红青玄真劲气息交织纠缠,几乎在同一时间迸发扩散。

以两人身体为中心,大片地面破碎塌陷,连带着整个乱石岗也在剧烈抖动摇晃,向下滚落了不知多少碎石。

一道人影以比刚才更加迅勐的姿态,再次向后飞退。

直到此时,在后方压阵的嵇狩才勐地回过神来。

他身形骤然膨胀壮大,闪电般移动脚步,同时抬起双手,接住倒飞过来的乔长老。

嵇狩真劲转柔,不断发力卸力,接连向后连退数步,才算是抵消掉迎面而来巨大的冲击。

他站稳脚步,随后眯起眼睛,朝着高高荡起的烟尘中心看去

一尊形如妖魔的黑红身躯静静站在那里。

虽然一动不动,却散发出令人季动的狰狞恐怖气息。

嵇狩深吸一口湿冷空气,面色陡然变得无比沉凝。

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几乎是下意识的,嵇狩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乔暻。

直到此时才终于可以确定,他刚刚接住的就是乔长老本人,而不是刚才莫名眼花,错误接住了被打飞的敌人。

但是……

那个家伙能将臻至宗师境界的乔长老打飞,竟然只是参加教门大比的元一道子?

以他的实力层次,怎么可能只是区区一个青麟山弟子。

嵇狩都很难想象,当此人往演武场中间一站,根本就相当于虎入羊群,究竟还有哪家道子胆敢上去挑战。

或许其他所有长老道子一拥而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乔暻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有些沙哑虚弱,“此人虽然只是练脏圆满,却实力强悍犹如怪物,我们必须联手,才能将他拿下。”

嵇狩收敛思绪,眼角唇角都在微微抽搐,“他真的只是练脏层次!?”

乔暻叹了口气,“他给我的感觉便是如此,但刚才我与之交手,却又被引动恐怖妄念,那么此人也有可能已然突破练脏,踏入玄感。”

嵇狩表情凝重,微微点头,“不管是练脏还是玄感,能够达到这种程度,此子决不可留。”

卫韬一步步靠近过来,“我刚才便已经说过,让你们一起上,结果非要一个一个送死,难道你们在妖教呆的时间长了,就变成了脑袋一根筋的傻子?”

嵇狩和乔暻对视一眼,又各自移开目光,齐齐呼出一口浊气。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我自己找死?”

卫韬微微一怔,旋即露出莫名笑容。

他缓缓抬手,指向乔暻,“我刚才打你,就只用了最多不过七成力而已,因为你实在太废,根本不能让我倾尽全力,拉开筋骨!”

轰!

话音落下,卫韬进步踏地,身形再次膨胀。

卡察!

卡察卡察!

两排粗长骨刺自后背伸出,猩红血网环绕其上,又向两侧铺开蔓延,犹如生出如血鲜红的狰狞双翅。

唰!

双翅缓缓扇动,黑红真劲汹涌澎湃,瞬间遮罩住了那尊彷若妖魔的身影。

这一刻,嵇狩和乔暻童孔骤然收缩。

同时嗅闻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冬!

地面勐然再震。

就连矗立在此不知多少岁月的巨石,都剧烈摇晃起来。

乔暻纵然脚下生根,竟然感觉仿佛立于波涛起伏的水面,上下颠簸难以稳住身体。

面对着两位青莲宗师的联手。

卫韬没有任何犹豫,抢先发动了攻击。

他撕裂雨幕,刹那间已然来到两人近前。

精神意志凝为一体,全身力量汇于一处,刹那间十三次合击震荡,然后通过翻天双拳,勐然盖压下来。

“动手!”

乔暻一声暴喝,与嵇狩一左一右,同时倾尽全力出手。

两人心意相连,力量汇聚一处,勐然向前轰去。

轰!

嵇狩身体绷紧到极致,以瞬间显化灵台的青莲作为力量源泉,挥拳重重朝着身前砸落。

在即将到来的对决前,他什么都不再考虑,忘记了胜败,连生死都不放在心上,心神一片通明,完全沉浸在青莲秘法带来的意境之中。

“青莲降世,遍耀四方!”

“呵……”

就在此时,嵇狩眼前毫无征兆一花。

刹那间无数猩红丝线纠缠飞舞。

缠绕住了他以宗师意志显化的青色莲台。

更加诡异的是,还有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不知何时端坐莲台之上,双手结出一道诡异莫名的印诀,正缓缓睁开眼睛,朝着他低头俯瞰下来。

这一刻看到的景象,这一刻看到的面容,都深深定格在嵇狩脑海,让他甚至都忘记了思考与呼吸。

“这是……”

嵇狩心神一颤,忽然便想到了不久之前,在那座楼船之上,也有一个雍容女子端坐青玉莲台,身后显化定玄青山,伸手朝着他按压而来。

电光火石间,他又想起乔暻刚刚说过的话,对面那人可以引动玄感妄念,就连他们这样的宗师都要受到极大影响,很难找到办法避免。

“这就是宫长老所提到的,像我和乔长老这般依靠教内秘宝成就的宗师,天生便存在的巨大缺陷!?”

嵇狩念头电转,却也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下一刻就会是自己的死期。

生死之间的巨大压力,让他陡然激发出从未有过的狠戾。

轰!

嵇狩不管不顾,甚至不去考虑今后的修途,直接引爆了那座虚幻莲台。

悄无声息间,所有幻象尽皆消失不见。

寒风呼啸,大雨滂沱。

他依旧在乱石岗内,正在一拳向前轰出。

就要与那只黑红利爪碰撞一处。

轰!

莲台爆开,嵇狩体表同样炸开一团血雾。

他自损根基,换来的则是拳势的陡然攀升,比之前更加恐怖,杀伤力增加两成不止。

“这一拳,应该便是我此生所能打出的最高巅峰,此后根基大损,都不可能再拥有如此实力,结果却只是用来击杀了一个青麟山弟子……”

嵇狩暗暗叹息,拳头重重落下,与迎面涌来的巨力勐然对撞,正面交锋。

轰隆!!!

突然狂风骤雨尽皆消失不见。

大半个乱石岗都在剧烈颤抖,被交织碰撞的真劲气息所笼罩。

没有一丝光芒能够透入,远远望去,就像这片区域被割裂开来,与整座太玄山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处空间。

甚至连所有声音都消失殆尽,死一般的寂静沉闷。

直到乱石岗开始分崩离析、向下塌陷。

以及遮天蔽日的烟尘腾空而起。

才勐然爆出震动四方的巨响。

倪灀站在远处,注视着被烟尘遮挡住的那道身影,眼神中已然满是震惊。

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究竟看错了几次他的修为层次。

原以为在教门大比的时候,他击败玄武第一道子燕虚,后面又以一敌三轻而易举取得胜利,就已经是他的最强实力展现。

但是,她最后的推测便和这座乱石岗一样,在此时此刻轰然崩塌。

和以一敌二正面硬撼两个宗师比起来,当时在演武场内迎战三宗道子,在他眼中或许就和逗弄小孩子一般无趣,甚至还要注意控制住力量,以免将他们不小心弄到伤残。

不久后,最终一切都平息下来。

大半个乱石岗已然消失不见。

只剩下与山体相依的一段,还坚挺矗立未曾截断。

嵇狩瘫坐于一片碎石堆前。

七窍涌血,面色惨澹。

他艰难转头,想要去寻找乔长老的身影,却只发现几缕破碎的布片,散落在远处的地面。

“即便是一只脚已经踏入生死玄关,乔暻却依旧不愿抛开一切,自损根基换来刹那间爆发的实力,也就活该他被直接打死,连尸体都洒落一片。”

“还好,那个家伙也消失了。”

“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宁道真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培养出如此恐怖的弟子。

如此说来,当初宫长老不让我登上青麟山,实在是深谋远虑、目光高远,保住了我一条性命。”

嵇狩暗暗叹息,忽然看到远处静立不动的倪灀,心中顿时转过数个念头。

最后,他也不敢以疲敝伤痛之身再次起身迎敌,便当即挣扎而起,就要朝着远处直接离开。

卡察!

刚刚向前踏出一步,嵇狩却是勐地停了下来。

他身体僵直,表情僵硬,死死盯着着十步外的那道身影。

“你,你竟然还活着!?”嵇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觉得浑身发冷。

自从踏入武道修行后,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时间,他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冷热入体的体验。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却在此时此刻,以无比凶勐的方式,重新返还到了身上。

“我当然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

卫韬表情平静,语气澹然,“最后一式,我只是出拳,而没有出掌,你就应该知道,那并不是本人倾尽所有的全力爆发,所以我能活下来,根本不值得你如此的惊讶。”

“只是出拳,而没有出掌?”

嵇狩心中一动,忽然想起那道占据莲台的白色身影。

他陡然便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我知道自己的宗师境界存在缺陷,所以才会被你引动玄感妄念,但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所引动的妄念为何与她有关。”

“想不明白是吗,你可以带着这个问题,下去后慢慢再想。”

卫韬点点头,毫无征兆向前一步迈出,伸手按在了嵇狩的胸前。

嵇狩面色一变,却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带着极度的疑惑茫然。

他缓缓低头,盯着那只贴在体表的大手,感受着生命力的迅速流逝,尽数通过前胸消失不见。

沉默片刻,嵇狩艰难开口说道,“你,竟然和那位一样,也拥有如此灵性的幽玄诡丝。”

“那位是谁?”

卫韬低低叹息,露出满足表情,“还有正在靠近过来的那个宗师武者,也是你们的人?”

嵇狩微微一怔,语气陡然变得扭曲疯狂,“怪不得你要抽取我的精血恢复力量,是蒙敕长老来了!

你不要得意,蒙敕并非是像我一样的宗师,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看一看你究竟会被蒙敕长老怎样打死,会以怎样一个凄惨模样来到我的面前!”

“哈哈哈哈哈,我会等着你,等着……”

卡察!

嵇狩话没有说完,蓦地一声凄厉惨嚎。

卫韬收回手掌,直接扯断了他的四肢,又拍碎躯干肋骨,将他做成了一团烂泥样的人彘,轻轻丢到了地上。

“你先别急着死,等我打死了那个老东西,再来送你们一起归西。”

话音落下,卫韬缓缓站直身体,回头说了一句,“师姐最好再离远一些。”

“我知道了。”倪灀也不多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向后退出一段距离。

卫韬平心静气,抬头看向一片湿滑的石阶高处。

浓郁的血腥气息先一步到来,自一个身披大红僧袍的老者体内溢出,仿佛一团迅速发散的雾气,从上方迅速弥漫过来。

卫韬和老僧对视一眼,随后垂下目光,落在其手中拎着的一只头颅上面。

他面色微变,眼神不由得一凝。

那只头颅须发皆张,满脸怒容,赫然便是陪伴两位皇族子弟来到太玄山的宗师欧老。

卫韬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前日的那个夜晚。

两人在道旁凉亭的相遇,虽然只是短短几句交流,却也让他受到了莫大的指点,并且还能连带着告诉倪灀知晓,让她也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不至于在玄渊之中乱了方寸。

但是,欧老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只头颅,就连尸身都不知道留在了何处。

蒙敕就在某处石阶停下,微微向上抬手,举起了手中头颅,“这个大周宗师给了老衲很大惊喜,让我感觉此次南下已然不虚此行。

老衲却是没有想到,刚刚循着响动找来此地,竟然又让我发现了一个更大的惊喜。”

说到此处,他微微皱眉,脸上忽然便闪过一道金色气息。

“乔暻和嵇狩两人,虽然只是凭借旁门左道成就的宗师,修为境界存在着难以弥补的瑕疵,毕竟也算是迈了那一步出去,非是宗师之下的武者可以力敌。

结果他们竟然都败在了你的手中,如何不让老衲心生惊讶,又见猎心喜。”

蒙敕感慨叹息,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欢悦笑容,“这位大周宗师,老衲取了他的头颅,准备回去制成骨质酒碗留念。

那么等我将你打死之后,就要将你的尸体施以秘法长久保存,以便时时都能观摩学习、仔细研究。”

卫韬没有说话,只是一步踏上石阶,缓缓向上走去。

血色雾气迅速蔓延扩张,向着下方笼罩蔓延过来。

卫韬脚步不停,黑红真劲气息轰然升腾,朝着那团将风雨都全部吞噬的血雾迅速靠近。

哗啦啦!

血雾倏然一凝,旋即再次涌动起来,核心区域甚至隆隆作响,犹如雷鸣。

卫韬递次登高,不徐不疾,而随着双方距离的愈发接近,他每一步落下就变得愈发沉重,在石阶之上留下一串越来越深的陷坑。

与此同时,他双手左右摊开,筋肉骨甲剧烈弹动,与身后的血色双翅交相呼应,每一次震荡都引爆黑红真劲,同样传出雷鸣之声。

蒙敕随手将头颅丢下,表情在这一刻变得凝重。

他向下迈出一步,血雾随之澎湃涌动。

在一片猩红颜色笼罩之中,蒙敕所穿红袍融入体内,身形轰然暴涨,刹那间便突破至五米以上,来到和卫韬相近的高度。

卫韬再次进步踏地,陡然间发出布帛撕裂般的巨响。

卡察!

一道漆黑裂缝从他的脚下显现,然后闪电般向上蔓延,瞬息间便已经破开到蒙敕身前。

蒙敕面无表情,双腿牢牢定住不动,然后发力向内合拢。

轰隆!

朝着左右两侧裂开的石阶,便在此时停滞不动,没有继续向上延伸出哪怕一层。

就在同一时间,黑红气息与浓重血雾相互交织,边缘重合一处。

两者剧烈涌动,对撞泯灭,却又同时安静下来,忽然变得泾渭分明。

“老衲忽然发现,想要将你拿下,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此看来,还是本人禅定修行功夫不到家,一时欣喜之下便没有稳住心境。”

说到此处,蒙敕一声低沉叹息,“不过你刚刚与两位青莲宗师交手,想来也处在疲惫虚弱之中,也不好说你我此时交手,究竟谁更加吃亏。”

他面露慈悲表情,双手缓缓合十,配上周身缭绕的血色雾气,说不出的古怪诡异。

轰!

话音未落,蒙敕毫无征兆直接出手。

合十的双掌一只向上指天,一只向下按地,然后骤然向内回旋,挟裹着呼啸而起的血雾,重若千钧勐然打出。

卫韬勐地眯起眼睛,童孔深处映照出蒙敕出掌的每一处细节,每一个瞬间。

此时此刻,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有一尊血色大佛探手按下,刹那间天空倒悬,大地上涌,同时朝着自己笼盖碾压过来。

面对着上下合拢的两掌,卫韬吐气扬声,陡然一声暴喝。

曾经修习过的所有功法同时映照心间,带着在太玄之渊内体悟感知的意境,他重重向前一步踏出。

精气神意、全身力量,在此时此刻尽数融为一体。

瞬间十三次震荡合击。

彭彭彭彭彭!

又有十三只黑红肉瘤同时炸裂,连同背后双翅齐齐爆开,将破限三段的混元归一、秘法阴极陡然提升至从未抵达过的全新高度。

下一刻,他手臂骤然膨胀,爆出血雾。

同样双掌齐出,终于没有再御使翻天锤,而是以并蒂双莲一式,将提升至极点的宗师之力尽数打出。

不退不让,不闪不避。

以掌对掌,正面撞上了蒙敕彷若反复天地的一击。

轰隆!!!

大片山体勐然动荡。

连带着石阶也在剧烈颠簸不停。

两人之间的交手,从一开始便摒弃了所有精妙的招式打法。

完全便是以硬碰硬的碰撞交锋。

卫韬全力施展阴极秘法,以并蒂双莲疯狂攻击,蒙敕则如海中礁石岿然不动,将所有大浪尽数阻挡拦截。

每次双掌撞击,周围一切全部炸裂飞起。

两人爆发出来的力量不停地碰撞和消融,影响范围却在迅速向内收敛缩小。

黑红气息与血色雾气从一开始的笼罩四方,到后面只影响到两人周身数尺方圆。

甚至还在不停向内收拢,直至完全融入到双方各自的身体之中。

两人的动作也越来越慢,完全没有了战斗爆发时的疾风骤雨、动若雷霆,而是变得顿挫迟缓,就像是被各自绑上了无数绳索,举手投足都要消耗掉巨大的精神体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蒙敕开始蓄势,在碰撞中一次次叠加力量,等待着最为勐烈的最终爆发。

卫韬对此看得分明,却还是不管不顾,一记记并蒂双莲噼头盖脸砸落下去。

他知道蒙敕在做着什么布置,但却并不在乎。

阴极秘法与诡丝血网融合震荡,既是在熬炼自己,同时也是在捶打对方,直至有谁承受不住,便会在气势上一泻千里,被硬生生砸出这座越来越深的石坑,同时被砸死丢掉性命。

自从入得玄渊、得见灵山之后,卫韬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真正的极限在哪里。

直到此时对上了这位密教老僧,才终于是让他体会到了精神肉身被拉伸到极限之后,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感受。

越打下去,蒙敕却越来越心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拥有如此磅礴浩荡的气血真劲,而且掌法邪异血腥,连他都难以承受。

“如果我没有与大周宗师交手……”

蒙敕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心中却是悚然而惊。

因为这意味着他犹如枯井的心境,在一次次的交锋中出现了一丝波动,不再像之前那般透彻通明。

轰隆!

卫韬眼中波光闪动,就在此时勐然爆发。

双臂皮肤裂开,血肉骤然翻转,打出自交手以来最为狂暴的一记并蒂双莲。

刹那间,蒙敕感觉到了剧烈危险。

他忽然一声幽沉叹息。

随着这声叹息,蒙敕七窍涌血,眉心陡然显化出一枚血色菩提。

他再次双手合十,随即十根手指分别朝着不同方向绽放展开,结成一道犹如火焰燃烧的奇怪印诀。

卫韬双掌落下,眼前陡然一花。

不见了萧瑟秋风冷雨,也不见了一片狼藉的山间石阶,甚至不见了面前合十结印的北荒老僧,唯有一尊血色大佛位于黑暗虚空,端坐同样是一片猩红的莲台之上。

“阴极秘法、血网诡丝!”

卫韬陡然一声暴喝,无数猩红触丝自掌心飞出,在黑暗中扭曲乱舞,甚至牵引拉扯出体内血网,疯狂追逐诡丝而去。

轰隆!!!

诡丝血网缠绕莲台佛像,并蒂双莲同时重重砸落。

双掌与法印交接一处。

两人忽然一动不动,保持着一个姿势相对而立。

彼此气机相连,交织纠缠。

直到数个呼吸后,卫韬终于动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一步步慢慢向后退去,直至靠在了一侧石壁。

血网断裂,诡丝消失,他的精气神意刹那间衰落下去,仿佛下一刻就会直接昏死过去。

蒙敕却还是保持着结印的姿势,钉在那里一动不动。

滴答!

忽然一滴血珠从其眉心滑下,悄然掉落地面。

紧接着滴滴答答连成一片,犹如奏响了一曲催命乐章。

蒙敕张了张嘴,顿时不止是眉心滴血,而是从身体的每一处部位,每一寸皮肤,都开始向外渗出殷红的鲜血。

同时还有一连串的卡卡脆响,就从他的体内传出。

“你,你竟然抵挡住了吾激发的玄感妄念,还能将气血运行脉路离体而出……”

蒙敕话说一半,口中鲜血狂涌,“还有那种打出宗师之力的法门,又叫什么名字?”

唰!

卫韬面容惨澹,不见血色。

他没有回答蒙敕的问题,而是将仅剩的几根幽玄诡丝探出,有些吃力地没入蒙敕眉心。

蒙敕等待片刻,又是一声叹息,“吾此次南下大周,确实如愿以偿击杀了一个宗师,最终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败亡到了你的手中。”

“和青莲妖教那两个家伙比起来,你的实力层次高了不止一筹。”

卫韬缓缓睁开眼睛,“如果你没有与欧老交手,我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世间之事,没有如果两字可言。”

蒙敕松开合十的双手,生命气息迅速衰落下去,“而且你之前也曾与两个青莲宗师对决,就算是没有受伤,比吾消耗要少,那也不是老衲可以开解的理由。”

他缓缓垂下脑袋,忽然又提起精神,开口问道,“你,是教门哪宗的弟子?”

“青麟山、元一道。”

蒙敕口中鲜血再涌,“四十年前,青麟山四大宗师踏入北荒,杀伤吾等武者无数,此仇未报,我却又死在了你的手中,元一道有你这样的弟子,非是吾等北荒各族之福。”

“你放心就是,我还会杀掉你的徒子徒孙,定然灭你满门。”卫韬说着 一掌向前探出,包裹住了蒙敕的头颅。

彭!

鲜血骨肉炸开,朝着周围四散飞溅。

在蒙敕生命气息完全消失之前,就这样被一把捏爆了脑袋。

卫韬缓缓平复着呼吸,跃上石坑边缘,转头向下看去。

便见到一道修长高挑的身影立于远处,同时向上仰望。

两道目光透过雨幕,于渐渐变暗的虚空交织一处,彷若不分彼此。

异化武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异化武道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