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仙侠修真 > 仙笼 > 第一百七十章 人走茶凉

第一百七十章 人走茶凉

分别来的比余列想象中的还要快,并且两人之间的分开,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波澜不惊。

当两人乘坐着红谷窟的沙虫,一路摇摇晃晃、有惊无险的闯过了个个关口,抵达潜水郡之后,余列还没有来得及招待一下对方,勉强尽个地主之谊,佘双白紧接着就又要踏上赶往的潜州道城的旅途,不肯多留。

女道倒也是出声询问了余列:

“听余兄一路上话里的意思,也是要去潜州一趟,甚至准备把道籍落在潜州中,那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也和贫道一起启程?”

很可惜的是,潜郡是余列的老家,城中还有一些人和事情,需要余列先去处理一趟。

于是余列就只能摇摇头,拖着佘双白来到城口一处看起来还行的酒肆中,令小二温上两壶酒,请佘双白吃上一顿。

其间,他还用自己的道徒身份,替佘双白办了一张通往潜州道城的路引,多少能替对方免去一些麻烦。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如此事了,两人就在小酒肆中要作揖分别,但余列又客气的送着佘双白,走向通往潜州的舟车所在。

路上两人略有聊天,佘双白的口中自然的谈及:“还望余兄能早日来潜州,到时候你我再好好的聚几番。”

余列也是笑说着回道:“甚好,也希望佘道友能替贫道先在潜州中探探路,到时候也好去投靠道友,得个庇护。”

有说有笑的,最终余列止步在舟车之地的送行队伍之外。

微凉的晚风中。

两人最后稽首作揖一番,佘双白的人影便没入了众多的人影中,余列在原地晃悠几下身子,也就转身走向距离仅几十丈远的小酒肆。

回去的路上,余列琢磨着,再一次感觉那佘双白神神秘秘的,来历有点问题,否则对方为何会这般急促的,当日抵达潜水郡,当日就要离去。

余列甚至还怀疑,对方的姓名也是假的。

因为这一路上,很有几次,佘双白都是欲言又止似的想要提及一些事情,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余列只能在心中尽可能往好的方面想:

“或许佘道友着急返回潜州,就和我要先在潜水郡中逗留一番一样,佘道友也要事情急着去处理。”

略微思忖一阵子,余列压下了这些杂念,不再多想。

两人在离开黑水镇的路程中,已经是结下了不浅的情谊,来日方长,等他离郡抵州后,自然是大有见面的机会,有机会知道对方真实的身份。

并且正如送对方离去时,余列所说的,他还期待着有佘双白在潜州道城中打前哨,到时候自己抵达潜州道城了,必定不至于人生地不熟!

这样一来,佘双白的身份只要不坏,不会牵连到自己,那么对方的身份越神秘、越有来头,对余列来说也就越好。

走回酒肆中,余列打算将刚才的那点残酒,以及剩下的一点肉食吃完。

这些东西看起来简单,但却是他花了不少钱置办的,都蕴含灵气。

可是等他走到自己刚才的那一张桌子跟前时,却发现桌上本来剩余大半的酒食,现在已经是空荡荡一片,一滴一片也没剩下,桌子更是被擦拭的锃光瓦亮,打了蜡似的。

余列微微一愣,环顾酒肆,便将店小二给叫了过来:

“道友,为何贫道离去才不过半盏茶水的功夫,桌子就给贫道收拾干净了?贫道刚才是叮嘱过一番的。”

店小二恭敬的走到桌前,闻言后一脸惊奇的说:“咦!有吗,客官有这样说过吗?”

对方言语中,又伸手一指柜台上的一方木牌,苦着脸说:

“看来客官您在结账时,掌柜的忘了提醒您了,也没特意吩咐。咯,客官您看那牌子。”

余列抬眼看过去,顿时眉毛一挑,因为木牌上赫然是写了十二个不大不小的黑字:

“人走茶凉,小本生意,恕不留桌。”

当余列看过去的时候,那一直百无聊赖的站在柜台后看账簿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余列的目光。对方头也不抬的,就用手指敲了敲旁边的木牌子。

嗡的!

几丝真气涌动,木牌子上昏黑的几个字,顿时就闪烁发亮,好似烧红了的铁块,更能引人注意。

余列见状,顿时也是哑然失笑,口中叹到:

“好个坑人宰人的舟车汇聚之地,给人的印象一如既往,贫道果然是回到老家了。”

潜水郡身为万里之内,所有道镇的商旅汇聚之地,又是通往其他郡城和州城的唯一交通要地,此地的生意较之道镇一流,更是繁华。

郡城内外,机警狡诈之辈也是屡出不穷,鱼龙混杂。

余列当年就曾听闻过一件事,有一方道镇的镇主,七品道吏,此人在潜郡中住旅店时,竟然被一个小小的道童以接待伺候的名义,顺走了一件储物法器。

后面更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此七品道吏居然没能奈何得了对方,连那道童是谁都没弄清楚。

七品道吏因为自觉受到了欺辱,想要令潜郡城的鬼神大索四方,严查路引,压根就不信一个区区道童,能跑多远。

可结果却是被当众奚落了一番,得了个“修为不够”的回应,最终不了了之,还落了个乡下人的称呼。

这件事在潜水郡中广为流传,潜郡中的底层道童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人人都争着想去做那个胆大包天的道童。

当然了,这件事情很可能并不像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简单,水多半挺深的。

酒肆中,余列感慨过后,也就摇摇头,拂袖往小酒肆外面走去,没有再过去和酒肆的掌柜理论。

原因无他,刚才那敲木牌的掌柜,对方的体内赫然也是拥有真气的,是个八品的道徒。

余列修为上压服不了对方,也不太敢去动手。

须知潜水郡和黑水镇可不一样,在黑水镇中是七品道吏就顶天了。

而在潜水郡中,稍微大点的人家门户,其祖上都至少出过一个道吏。

潜郡的道童在晋升成八品道徒之后,也就稍微能有点人样,活的自在一些,但完全是无法作威作福的。

这里面除了在潜郡中,道人汇聚更盛、基数更大之外,也和潜郡的规矩更加清晰明确有关。

相比于黑水镇等一言堂的地界,潜郡中的鬼神体系早已建立完备,由鬼神们负责检察四方。

触犯道律者,若是想要让鬼神们通融通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得有人情、要么就得修为至少是个七品,位格平齐。

否则的话,面对犯了道律之人,鬼神们可不会讲情面,巴不得拿对方进监牢中,等着对方家里人拿钱来,敲上一波。

若是碰上了硬气一点、不在意后人的鬼神,此类鬼神那叫一个软硬不吃,能让富家子也直呼铁面无私、律法如炉。

而在舟车所附近的这间酒肆中,掌柜的道行不浅,又能在潜郡的舟车汇聚之地开办酒肆铺子,其背后的关系应该也是不小的,多半是盘根错节,上面还有人。

此等人物就和黑水镇中赌坊的老板、红谷窟中谄媚的道童一般,是个难缠的地头蛇。

余列多年没回潜水郡,又只是个新晋的道徒,难以在这等地头蛇的面前抖威风。

他与其徒增波折,甚至是闹出点笑话,还不如先认栽,吃个小亏退去,日后算账。

反正在这种地方,奸商贪贩沆瀣一气,屡见不鲜,被坑的可不只他一个。

甚至余列还回忆着潜郡近些年的风气,怀疑若不是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个八品道徒了。

仅仅那个店小二,对方就不会像刚才那般,是客气的、苦着脸的来解释忽悠,而多半会趾高气昂的,直接说没听见,并威胁余列不要没事儿找事儿。

因为就连这个迎来送往的店小二,对方也是个上位道童境界。

这厮仅仅是脸上习惯性的摆着笑容,看上去卑微,可是和黑水镇中的店小二们并不同,这厮好歹也是个城里人,有跟脚。

踱步走出酒肆。

余列眼中的景象再次的鲜活杂乱起来,他看着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城西口,嘈嘈杂杂,耳中忽然又响起了悠长沉闷的嘶吼声。

嗡!

是一股冲天的白气儿,在舟车所那里升起。

一幢庞然巨物,从舟车所内缓缓的蠕动而出,它高如一楼,环环相接,吞吐呼吸着,呵气成雾,速度加快,随即纵云般的呼啸而去了。

此物正是潜水郡用以勾连万里之外的其余道郡、道城的舟车,它能沿着遍布整个山海界的龙脉而行,名为“龙车”或“龙舟”。

龙车龙舟依据炼制材料和手法的不同,有铁制的、有肉制的、甚至还有纸扎的……不一而足。但形状大体都类似,似长蛇和长虫,内里的布置也都和余列来时所乘坐的沙虫类似,体内皆是空腔,能用以乘人纳物。

一头龙车龙舟,多则能乘坐万人,少则能乘千人,其中骡马牲口等物不计,另有搭乘的区域,不会混杂。

和真正的龙车龙舟相比,余列来时所乘坐的沙虫,当真就只是条蚯引了,属于乡下人用的“骡马舟车”,内里人畜混杂,不仅摇摇晃晃,毫无舒适度可言,也无法行进至万里之外,路上就可能被大妖捉去吃了。

在舟车所跟前的街道上,余列望着遥遥而去的巨物,心中暗道:

“不知佘道友是不是就在这一列龙车上,以及她得花几日功夫,才能抵达潜州……”

对于道徒而言,龙车龙舟都是出远门才会用的。道童们受限于身份和路引,上位境界才有机会流动到其他的道郡,且仅仅只是可能。

余列当初离开潜水郡时,他只不过是个刚刚考取了道籍的末位道童,别说乘坐龙车龙舟了,就连从潜水郡乘坐龙车抵达至潜州道城,究竟会经过哪些地界、要耗费多少时日,他也是不清楚。

有人说日出而发、日暮而至,有人说三五日,还有人说七日七夜的,众说纷纭,非得他自己乘坐了才知道。

沉闷悠长的龙车轰鸣声,渐渐的远去,彻底消失不见。

余列站在街道上,收回了目光。

他拢了拢自己的袖袍,眼中的期待之色更盛:

“不知山海界的龙车龙舟,和前世的类似之物相比,具体的会有何不同?”

余列心中做下了决定,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早日坐一坐这龙车龙舟,开开眼,他也得尽快的处理完家事,然后赶赴潜州道城。

下一刻,街道上的脚步声叠叠,余列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就消失在了酒肆前。

这时,酒肆中的小二探出头来,看着余列消失的方向,口中呸了一口:

“龙车有啥稀罕的,瞅了大半天。没见识的乡巴老!”

店小二拿着一块帕子,跳上了门框,趴在上面擦拭着牌匾。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道人们,特别是那些一看就是外地过来的,心中油然的生出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快意感,干活干的更加卖力了。

另外一边。

余列离开舟车所之后,却没有直扑城北,回到余家的所在之地。

他徒步走在城中,转悠几圈,跑到了潜郡中一方官字号的静室中,一口气的租赁了七个日夜。

这并不是他近乡情更怯,不敢直接返回余家,而是他打算先把那一头七品翼蜥的尸体剥皮制纸,纳入到本命皮书中,等化作为第二种变化后,再回家探亲。

妖物的尸首虽然可以存放不少时日,血蛤肚、猪笼草等储物用具勉强也有保鲜的作用,但想要将从妖物的尸首中摄取法术,尸首越是新鲜越好。

一般而言,道人得趁着妖物还有热气儿,魂魄未散时动手,才是最好的。只可惜余列当时正在凝结道箓,七品翼蜥的尸体也太过残破,便错过了趁热的机会。

走入静室中,余列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掏出一块灵石,略微摆弄,就升起了静室中隔绝内外的阵法。

顿时,静室中嗡嗡一声,就变得静谧,并有丝丝无形凉意生起,氤氲在室内,让余列呼吸吞吐几下,就感觉精神振奋。

此静室,赫然就是拥有聚灵阵法的静室,隔绝内外其实只是附带的作用。

不过余列踱步几下,他又掏出了自己新购买的隔音起雾符纸,啪的点燃。

白气升起,在静室的阵法之中很快又出现了一道朦胧的屏障,更加彻底的隔绝内外,能防止有人窥视。

做好提防,余列一拍荷包,就从三个储物器物中取出了一块又一块的血肉。

他拖动着,稍加拼凑,一只硕大的翼蜥尸体就出现在了静室中。

粘稠的血水渗出,血气浓郁,腥气扑鼻……

仙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仙笼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