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 > 竞技网游 > 来自星渊 > 015.意义?

015.意义?

“说得对!”有人赞同道:“夜蝶的混蛋,他们明明在两万年前,自己亲手抛弃了那颗星球去发展——我们的人却在科琳娜上居住了五千年呢!他们现在看到星球死灰复燃,就想要用此夺走我们的家园,没门儿!”

“是啊,凭什么那么做,我看过新闻和历史了,那些夜蝶人,凭什么夺走我们的同胞赖以生存的故乡?他们自己抛弃了家园,去宇宙流亡,这颗星球是我们亲手救活的,无数代人都在那里贡献了自己一生——他们现在一句话,就要从我们这里拿走?凭什么!”

这个话题很容易引起年轻人的同仇敌忾,反对夜蝶联邦和参军的呼声也响了起来。

“是吗?我怎么觉得不是呢。”

就在一片主战派当中,一个男孩突然说道:

“谁爱当兵当兵,我才不去!”

“你说什么?维克,你想背叛文明吗?”

“我不想当魔法师,听说前线跟夜蝶联邦的人打得可惨了,我家里就我一个独苗,要是死了,就绝后了。”

名叫维克男孩郁郁寡欢,沉闷说道:

“说起来你们都不知道吧,我们和夜蝶联邦打了四十年仗了,前线已经征召了七波学生法师,哪怕是干后勤,也有极高的死亡风险。”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但我们的人在被屠戮啊,有人在死啊!”

“是啊,那又怎么样?”维克耸耸肩:“战争就是一面之词罢了,谁还没屠戮过对面的平民呢?我们也一样。反正高层们一句话,你们这些小水晶就会为他们牺牲,老爷们可是赚得盆满钵满呢。”

“你可是水晶之塔文明的人!”卡德菲嚷道:“没有水晶之塔文明的完整强大,谁都可以来欺负我们!”

“你懂个屁,高层都是一群软骨头,真打起来仗,他们早就会移民到其他文明去,然后继续指挥你们这些愣头青战斗。你们死的越多,那些高层赚得越多。”

维克讥笑一声:

“反正我是不傻的,遇到危险我就去移民,你不会真以为,高层会比我一个穷小子还傻吧?”

“然后呢?以后每次遇到危险,你都能逃得掉吗?”

“但我至少不会为政客去死,政客想打仗,自己带着法杖和火铳枪上去,我就一个屁民,你让我去打仗,我就背叛,怎么滴?”

维克讥讽道:

“星际战争,根本没有什么英雄,你会在宇宙中像尘埃一样死去,孤独,寒冷,没有人会记得你。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战争和文明都应该去死,你们这些屁民居然还想着去千里之外,挽救一批素未谋面,说不定日子还过得比你们好,地位比你们高的人,恕我直言,他们天天被报道,媒体却从来没采访过我,他们才不是我的同胞。”

“那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爽。你们自己不也一样?别冠冕堂皇地表湖自己了,你们不就是为了妞,为了钱,为了名声吗?不然你们考试是为了什么?”

维克说道:

“星际战争,根本没有什么英雄,你会在宇宙中像尘埃一样死去,孤独,寒冷,没有人会记得你。”

他的发言狠辣,角度刁钻,充分利用了考生们年轻,见识尚浅的心态,轻描澹写几句,就把热情高涨的学生们打击得哑口无言。

李澳兹看了一眼卡德菲,这个朴实的爱国小青年,被气得浑身发抖,眼角通红。

‘他凭什么这么说……我们的人在受难受苦,我们的土地被人夺走了,凭什么他还不以为耻,反而以背叛为荣呢?’

卡德菲低声的呢喃,被李澳兹清晰地听到耳朵里。

虽然李澳兹很不想参与这些年轻人之间的破事,但是……

李澳兹扫了一眼其他的年轻人。

在情感上,他并不同情这两边文明高层的另一方,双方都为了战胜不择手段,而且各自有各自的理由,都犯下了违背星际公约的罪行;

从理智上讲,关注这场战争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它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为玩家们日后的比赛,提供了官方比赛地图——【科琳娜之遗】。

银河之眼战役,把两个文明都打得伤筋动骨,从此开始休养生息,主动退出战区。

然而,不少星球被波及,摧毁了地表生态,六百亿人死亡,两千亿人居无定所,只能在宇宙中流浪。

最惨的莫过于科琳娜,由于夜蝶联邦和水晶之塔的对等报复。地表被狂轰滥炸,这里被各种禁用的武器污染,变成了无法居住的废土。

星球上的塔族人和夜族人被两个文明同时抛弃掉,他们作为仇敌,此刻却必须抱团取暖,互相支撑才能渡过难关。

然后一边互相支撑,一边持续战斗,因为他们的仇恨还在延续。

好在,他们的苦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3.0版本,科琳娜遭遇【机界社会】入侵,争斗了几十年的塔族人和夜族人,选择放下仇恨,携手彼此,英勇地对抗【机界社会】的入侵。

最终,科琳娜在3.5版本被削掉了七分之一,塔族人和夜族人被杀戮一空,无人堕落沦为公民,全员就义,没有给全宇宙的仇人贡献出一点力量。

只不过,这么壮烈的死亡,却没有一个文明予以报道。

因为他们的母文明,并不是被承认的政权。

宇宙太大了,没有人关心一只蚂蚁的死亡,和一颗非法星球会经历过什么样的苦难。

【……如果说,现实世界,跟游戏是一样的物理规则,那么,我也该有些改变了。】

维克洋洋得意,沉浸在自己斗嘴成功的喜悦中。

“星际战争,自然没有人会记得你。”李澳兹开口,缓缓说道:“可问题是,就算不打仗,也不会有人记得你啊。”

“你——”

“会追究意义本身有没有意义的人,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依托答辩。不,答辩是有意义的,但你没有意义,你将原本能够赋予你意义的一切都否定了——你自然也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傻逼。”

李澳兹抬眼瞥了一眼维克,《欺凌弱者》这一技能,将他高额的【魅力】转化为等额的【恐吓】效果,在维克的眼中,他从一个粗犷帅气的青年,立刻变成了一头华丽武装的机械暴龙,正裂开大嘴,发出恐怖的雷鸣:

“否认别人存在意义的人,自己本身的存在,就没有意义。这世界可不是围绕你转的——但它肯定是围绕着对世界好的人转的。因为世界不傻,比你聪明多了,你是什么几把?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就想着到处润?你有这个实力吗?”

作为润学大师,李澳兹说这些话底气十足:

“既然你自己就没有意义,你猜我把你从这上面丢下去,会不会有意义?”

来自星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游小说,YY小说转载收集来自星渊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